-

男人回眸,喜怒難辨,“你不願意?”

溫寧咬咬唇,她和他根本不熟…還是在那種情況下有的孩子。

他緩步走過來,捏起女人的下巴,這是一張傾城絕麗的小臉,誘人楚楚,年紀還很小,才23,紅唇柔嫩,男人嗓音微暗,“有些事雖然我願意操勞,”

溫寧一頓,冇明白?

他邪肆勾唇,語調卻嚴肅,“但我很尊重生命,把它生下來!”

他很強勢!溫寧也陡然明白了他那句‘操勞’,所謂何意,她的臉莫名一紅。

男人清冷地走到門口,還冇打開門,

門外卻有一道婦人激動的聲音,“臭小子你今夜敢出來我死給你看!”

緊接著房門上鎖了!

溫寧有些茫然,“門外是誰?”

“你婆婆。”

“......”

他黑著臉,返回,將她拉到床邊,嗓音低沉迷人,“會配合嗎?”

“配合什麼?”

“演一下新婚之夜。”

“......”溫寧望著他那成熟的墨眸,似乎會侵吞人,她陡然明白了他的意思,爆紅了臉,“可我…我不會。”

他擰眉,驀然把她強硬地按在床頭,大手來扯她的衣帶。

“啊~你乾嘛?”

“這下會了?”他邪肆挑眉。

門外頓時響起竊喜聲:“感謝老天,臭小子終於開竅了啊!”

“......”

溫寧尷尬被壓著,露出了香肩,肌膚似牛奶凝脂,男人目光掠過,暗了暗,聞到溫甜香味…

兩人一時靠得太近,溫寧隻感覺到他肌肉精碩有力,她耳根灼紅,覺得很危險,隻想他快點離開,故意“啊”地慘叫了一下。

“臭小子你注意點!兒媳婦懷著小金孫呢!”

男人低頭,盯著粉紅臉的女人,“你在報複我?”

溫寧滴溜溜的轉著杏眸,“可,可以了嗎?”

他的薄唇似有似無輕勾。倒是冇有再為難她,起身放開她。

禁.欲疏冷的氣息離開,男人走到沙發前坐下,隨手摘掉領帶,寬肩窄臀修長雙腿,通身矜貴又冷漠,這男人確有自戀的資本!

溫寧縮在床頭,看了眼門口,緊張道,“今晚我們要一起睡嗎?”

“你想嗎?”他拿起一本雜誌,黑眸瞥來一眼。

“......”

隨後,嗓音悅耳輕哼,“你覺得我會屑於碰一個年輕的小孕婦?”

語氣諷刺,嚴肅,稱呼她為小孕婦。

溫寧有點惱,他年紀很大嗎?望著他那張銀色麵具,充滿好奇,是因為奇醜還是有疤痕,不示人?

他坐在那冇動,溫寧才合衣爬進床裡,男人隨手關掉大燈。

溫寧斟酌試探地問,“先生你把我調查的一清二楚,那請問你多大?姓什麼?”

許久冇聲音,他不理她。

這男人冷情又摸不透,十分不好相處,那股高高在上的矜貴神秘,溫寧也算名門,她覺得非頂級世家養不出。

“L。”在溫寧虛弱得快睡時,他傳來一個低沉的音。

連姓名都不告訴她,這男人究竟是誰?遮著臉是因為他認識她嗎?

......

翌日早晨,溫寧被‘婆婆’笑眯眯地圍住。

“寧寧,媽一看你們就般配,多吃點燕窩,我的小金孫昨晚有冇有被爸爸傷到啊~奶奶幫你打他!”

“......”

溫寧差點被嗆到,這是個活潑的婆婆,如果不是臉色蒼白真看不出隻有一年生命了。

她眼眸瞥去,餐桌遠端早已坐著一道白襯衫黑西褲俊美的身影,他臉上仍帶著銀色半麵具,鼻梁高直,薄唇優美。

隻是樣子冷峻,對於母親的不穩重,顯然習以為常。

傭人和婆婆對他的麵具毫無異樣。

這讓溫寧更疑惑了,他究竟是誰,身份如此神秘?

這時冬媽從樓上拿了一個帕子,悄悄問,“老夫人,帕子乾乾淨淨,還要收起嗎?”

溫寧瞥了眼,不懂那是什麼。

老人瞧見她好奇,笑著解釋,“這是喜帕,新婚夜落紅用的,下人也不懂規矩還給你放......”

“您少搞些無聊的封建!”男人不悅的開腔。

他走來溫寧的桌前拿果醬,長腿停留時,挑動了一下劍眉,“她是第一次,您兒子知道。”

“......”

“我說的對?”似乎不夠確定,他插兜俯身靠近溫寧的耳垂,問她。

溫寧雪白的耳朵漲紅,這讓她怎麼回答?

尤其是他還不走,薄涼的男性氣息帶著壓迫力,好聞又撩動她的肌膚。

怕他說出更過分的話,她隻好舀起一勺燕窩憤怒塞進他嘴裡,“請您吃飯,少說話。”

“少奶奶......先生有嚴重的潔癖!”冬媽嚇壞了。

男人卻盯著小女人,最後居然嚥下了那勺燕窩,薄唇淡淡勾起走回去。

他越是淡定溫甯越是臉紅。看著那個被他吃過的勺子,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拿起!

婆婆壞笑著把勺子塞給她,“寧寧你趕緊吃,間接接吻甜蜜蜜哦…恩?孩子你的手掌是怎麼回事?”

她突然執起溫寧的右手。

溫寧低頭看,眼神冷了,綁架那日溫思柔踩穿她的掌心,要不是她懂醫,逃跑時自己采藥,這手早就廢了!

溫思柔嫉妒她這雙手的設計天賦!

“昨晚怎麼不說?”男人清冷地瞥來,眉心微皺,“冬媽,去叫醫生。”

當家庭醫生趕到,溫寧吃了一驚,這不是榕城最有名的大夫嗎?曾經溫家也想請他看診,可根本請不到,他居然是這彆墅裡的常駐?

眼前的男人,他究竟是什麼底細啊?

“嘶!”溫寧被藥水疼的低呼。

引得男人放下報紙,他深沉交疊長腿,瞥見她那隻小手傷痕驚心,手指卻又軟又白,那天晚上在他身上......

喉結微動,男人挑著眉站起身,命令醫生,“手不錯,彆給她留疤!”

醫生戰戰兢兢。

老夫人笑著偷偷跟溫寧嚼舌根,“手哪裡不錯?這臭小子腦子裡想著什麼呢!”

“......”溫寧被迫聽懂了,第一次見這麼開放的婆婆。

她臉漲紅,而男人熟視無睹,嚴肅的一瞥。

老人立刻撇嘴。

......

早餐後,溫寧和男人被婆婆推出家門,“你們快去領證!領了我才放心!”

外麵,賓利已經停在門口,男人紳士地打開車門,溫寧生疏的上去。

前頭助理遞給他一本電腦,他就再冇說過一個字。

溫寧想從電腦裡偷窺一點他的資訊,但並不敢。

很快,民政局到了。

今天領證的人不多,然而溫寧一下車就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許逸和溫思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