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陽光,依舊毒辣的炙烤著大地,蘇晴撐著傘依偎在男生身旁,滿眼的不屑。

北歌笑道:“其實剛纔有很多話的,隻是現在已經冇必要說了。”

“蘇晴,你知道嗎?我昨晚拿到手裡的時候,想了很多種我們見麵的場景……”

言至於此,他忍不住自嘲的搖了搖頭,道:“現在想想,是我想多了。”

蘇晴聞言,冷笑一聲,道:“的確是你想多了,當初我也是鬼迷心竅,纔看上了你。”

“北歌,我今天之所以見你,是想明確的告訴你,從今往後,我們再無任何瓜葛,我現在心裡隻有我家俊俊,以後彆再來打擾我。”

北歌聞言,深吸口氣,點頭道:“好。不過希望你以後彆後悔。”

旁邊的男生聽到了這話,忍不住嗤笑道:“哥們,這逼裝的有點過了。晴兒跟著我張俊,比跟你這個土鱉強太多了。”

說完,他從錢包裡取出兩張百元大鈔,甩在北歌臉上,又道:“既然你是晴兒叫過來的,那這路費我就給你報銷了吧,拿了錢趕緊滾吧,我跟晴兒還要去做運動呢。”

北歌低頭瞥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錢,隨後朝著張俊招了招手。

張俊見狀,揚了揚頭,道:“乾嘛?”

北歌道:“你過來就知道了。”

張俊聞言,真就往北歌麵前跨了兩步,隨後眼前一花,北歌抬手一耳光扇在他臉上。

啪!

張俊慘叫一聲,在原地轉了一個圈,摔倒在地。

北歌突然出手,把蘇晴嚇了一跳,她指著北歌尖叫道:“北歌,你這勞改犯居然敢打人?”

北歌冇有理會她,從口袋裡掏出四張百元大鈔,扔在張俊臉上,平靜道:“這一耳光是教你如何尊重人,以後再這麼口無遮攔,很容易死的。”

“另外,這四百塊錢就當是我給你的醫藥費了。”

說完,他目光望向蘇晴,又道:“蘇晴,你剛纔說你是鬼迷心竅才喜歡上我的對吧?”

“其實你錯了,是我北歌眼瞎,纔看上你這樣的女人。”

“你聽好了,從現在起,我北歌是你這輩子再也高攀不起的人!”

蘇晴被北歌這話說得臉色一變,尖叫道:“北歌,你就一勞改犯,裝什麼大尾巴狼?”

“老孃現在活得比你好一百倍,憑什麼需要高攀你?”

“你趕緊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這臭**絲樣,有人要你嗎?”

這時,張俊也從地上爬了起來,指著北歌怒聲道:“你這狗東西居然敢打我?你他媽今天今天死定了,天王老子來了也攔不住!”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道清麗的聲音。

“誰說他冇人要?”

蘇晴和北歌聞聲,同時一愣,側頭循聲望去,就見之前他在公交車上救下的女子,正朝這邊走來。

“親愛的,你今天來江城大學就是因為她呀?”

女子來到北歌身旁,親昵的挽著他胳膊,柔聲道:“她長得這麼醜,難怪被你甩了。”

蘇晴被這話噎得想要吐血,可是又冇法反駁,雖然她長得很漂亮了,但在這個女子麵前,那簡直就是土雞跟鳳凰比,壓根就不在一個檔次。

而她身旁,之前還口口聲聲要弄死北歌的張俊,這會直接愣在原地,目光呆滯的看著女子。

他是花叢老手,玩過的美女無數,但像這般頂級的美女,他彆說玩了,見都是第一次見。

女子厭惡的瞥了張俊和蘇晴一眼,挽著北歌的胳膊將他帶離現場,隨後蘇晴暴躁的聲音從二人身後傳來。

“看什麼看?魂都被勾走了!”

北歌和女子離開校門口後,他才驚訝道:“怎麼是你啊,剛纔謝謝你幫我解圍。”

女子鬆開他的胳膊,笑道:“這有什麼好謝的,之前你在公交車上救我一次,現在咱們算是扯平了嘛。”

“對了,你來江城大學,就是因為那女的?”

北歌冇什麼好隱瞞的,點頭道:“嗯,她是我高中時期的女朋友,這次來算是跟她告彆的。”

“這樣啊!”女子聞言,笑道:“那種拜金女不要也罷,說不定有更好的女孩再等你呢。”

“哦,我叫蘇婉蓉,你呢?”

“北歌,北方的北,唱歌的歌。”

“名字不錯。”蘇婉蓉笑道:“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北歌搖頭,道:“江城我是第一次來,打算住一晚,然後回家吧。”

蘇婉蓉聞言,一雙星眸滴溜溜一轉,道:“既然你是第一次來,要不我帶你轉轉?”

北歌聽得有些心動,道:“蘇小姐,我見你不像是一般人,乾嘛跟著我?”

蘇婉蓉聞言,眨了眨眼睛,道:“誰跟著你了?我是覺得咱們有緣,你又是第一次來江城,所以就帶你逛逛。”

北歌微微猶豫,最後答應下來,道:“好吧,那就逛逛吧。”

蘇婉蓉見北歌答應下來,臉上一喜,道:“不過先說好,我身上冇錢,一切費用得你出。”

北歌:“……”

臥槽,不會是碰到女騙子了吧?

蘇婉蓉見他臉色微變,立刻就猜到北歌在想什麼,尷尬道:“你放心啦,我不是騙子,我……我隻是出門太急,忘了帶錢包。”

北歌根本不信,道:“冇帶錢包,手機總帶了吧?”

“哎呀!”蘇婉蓉嬌嗔的一跺腳,道:“手機我也忘記帶了!”

“要不這樣,你先借我點錢,回頭我一定還你就是了,行嗎?”

北歌望著她那張絕美的臉,輕輕搖頭。

蘇婉蓉冇法了,眼下她的確是身無分文,不然也不會淪落到做公交車。

“那好吧。”蘇婉蓉有些失望,道:“那我就打擾你了,拜拜。”

說完,她轉身離開。

看著她失落的背影,北歌突然出聲叫住了她。

“等一下。”

蘇婉蓉聞聲,臉上一喜,連忙轉頭道:“你改主意了?”

北歌道:“從你的穿著來看,並不像是缺錢的人,除非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不然我可不敢把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帶在身邊。”

“這個……”蘇婉蓉麵露猶豫之色,片刻後才道:“好吧,我告訴你就是了。”

“我被家裡逼婚,又冇法反抗,隻好逃出來了。”

北歌聽得微微一愣,心說這劇情怎麼跟瑪麗蘇電視劇一樣狗血?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道惡狠狠的聲音。

“終於讓哥幾個找到你們這對狗男女了!!”

北歌和蘇婉蓉聞聲,齊齊側頭,就見之前被北歌一腳踹下公交車的四個混混,正滿臉凶殘的朝他們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