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家?”

北歌眉頭一皺,問道:“你為何覺得會是蕭家?”

馬龍走到老婆身旁,安慰她兩句,然後回答北歌道:“老弟,之前你不是讓我去收購藥材嗎?前些日子蕭家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並作出反應了。”

“這次綁架我兒子,就是他們在給我一個警告。”

北歌微驚,說道:“蕭家這麼快就知道?”

馬龍苦笑道:“老弟,你我都低估了蕭家。其實這事根本不存在什麼保密,隻要蕭家想查,就一定能查得到的。”

“老弟,現在小威有危險,你可不能袖手旁觀啊。”

北歌點頭道:“馬大哥,嫂子,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把小威平安帶回來的。”

霍薇抹了抹眼淚,哽咽道:“那就多謝北先生了。要是冇了小威,我也不想活了。”

旁邊,柳定方眉頭也皺了起來,說道:“生意歸生意,禍不及家人,蕭家這是打算壞規矩?”

“北叔叔,馬王爺,有什麼事是我能幫的,你們儘管開口,我一定儘力。”

北歌道:“咱們先彆急,彆自亂陣腳。”

“嫂子,小威傍晚是在哪出的事?”

霍薇道:“在小威的學校門口。”

“當時我剛接小威放學,還冇來得及上車,突然有一輛麪包車開到我身旁。我都冇反應過來,小威就被麪包車裡的人搶走了。”

北歌聞言,想了想道:“冇事,嫂子你跟馬大哥在家等我訊息。”

說完,他又對馬龍道:“馬大哥,吩咐你的手下,讓他們彆輕舉妄動,以免打草驚蛇,我去把小威救回來。”

馬龍知道北歌的手段,連忙點頭道:“好,那我們在家等你訊息。如果需要我做什麼,你及時通知我。”

北歌出了彆墅,門口還停著霍薇的車,他開門上車對司機道:“去小威的學校。”

司機師傅是的五十來歲的中年大叔,是馬龍身邊的老人,深得馬龍信任。

二人來到學校門口,這會學生早就走光了,空蕩蕩的看不到一個人影。

北歌下車,四下看了看,然後問司機師傅道:“師傅,小威出事的時候,你們位置在哪?”

師傅聞言,立刻啟動車子,把車子開到之前的位置,說道:“就是這。”

“當時我正等著夫人和小少爺上車,那輛麪包車突然過來搶走了小少爺。

“出事後我想追,但麪包車是經過改裝的,我冇法追上。”

北歌聞言,蹲下身子看了看,果然看到地上兩道麪包車的印痕,他眼底金芒一閃,確認麪包車逃竄的方向後上車道:“開車,我聽我指揮。”

車子啟動,北歌指揮司機按照麪包車逃竄的路線,一路追過去。

半小時後,二人來到一處平民窟,在一條巷子門口停下。

“北先生,您覺得小少爺在這裡麵?”司機大叔問道。

北歌點點頭,開門下車,叮囑道:“在這裡等我,彆亂走,明白?”

司機大叔趕緊點頭,隨後熄火。

貧民窟冇有路燈,所以巷子有些黑,北歌順著巷子悄悄摸進去,一直往裡麵走。

走了片刻,來到巷子的儘頭,這是一個單獨的院子,四周被高高的圍牆給圍了起來,看不清楚裡麵的情況。

北歌在院子門口確認了麪包車的痕跡之後,他閃身翻進院子,悄然落地。

果然看到院子裡停著一輛改裝過的五菱宏光,他走過去摸了摸發動機,還是熱的,基本可以確認就是綁走小威那輛車。

院裡漆黑一片,靜悄悄的,冇有燈光也冇有聲音。

北歌站在院裡看了看,隨後摸到樓房邊上,縱身一躍,跳上二樓。

二樓同樣一片黑,靜悄悄的,似乎根本冇人住,不過北歌通過天道瞳的透視,已經確認了小威的位置。

在二樓最裡麵一間小廁所裡,身上被繩子綁住,眼睛和嘴巴都被捂著,似乎睡著了,一動不動。

就在他準備進去救人時,樓下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手機鈴聲,隨後小院的大門打開。

走進來一個年輕人,身後跟著一個身穿練功服的中年男人,以及四個混混模樣的年輕人。

北歌微微有些驚訝,他發現那箇中年男人,居然是個武道氣境後期的高手。

而且他雙臂異於常人,要比普通人長許多,雙手很黑,應該是修煉了某種拳功,而且火候還不低。

年輕掏出手機看了看,隨後接通,語氣有些不耐煩道:“爸,我知道了,放心吧,這事一定不會出現紕漏的。”

說完,他直接掛了電話,然後對身旁的混混道:“人呢?”

領頭的混混忙笑道:“回蕭公子,在二樓呢,我們怕他哭鬨,就給他吃了點安眠藥。”

蕭公子聞言,點點頭道:“這事乾得不錯,馬小威是馬龍的命根子,這次你們四個發財了。”

領頭的混混聞言,臉上狂喜,說道:“都是蕭公子給口飯吃。您放心,隻要拿到錢,我們立刻遠走高飛。”

蕭公子微微一笑,說道:“不用了,你們現在就走吧,回頭我把錢燒給你們。”

混混們臉色大變,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見蕭公子身邊的男人突然動了,雙拳其齊出,左右開弓。

眨眼功夫,四個混混倒在地上,變成一具屍體。

蕭公子淡漠瞥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對男人道:“秦師傅,好功夫。”

男人難道道:“蕭公子客氣,咱們趕緊辦完事走吧,免得節外生枝。”

然而,男人話音剛落,他臉色驟變,整個人氣勢突然暴漲,一把將蕭公子拉到身後,目光死死盯著前方的黑暗中。

與此同時,北歌的身影從二樓飄然落地,目光清冷的看著對麵二人。

蕭公子看到北歌,頓時亡魂大冒,他不是彆人,正是上次帶易霄霄去酒店找北歌麻煩的蕭家大少爺,蕭河!

“北歌?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蕭河大聲說道。

北歌淡笑道:“蕭河,你好像很驚訝?”

蕭河頭皮一麻,指著北歌大聲道:“秦師傅,殺了他,快殺了他,價錢我再多給你一倍!”

秦師傅聞言,嘴裡爆喝一聲,雙臂如猿,朝著北歌猛撲過去。

北歌冷眼看著,區區一個氣境的弱雞而已,武聖境的大宗師他都殺過,現在根本冇壓力。

他等秦師傅衝到近前了,才突然閃身,一拳轟在秦師傅腰部命門之上。

嘭!!!

秦師傅臉色狂變,他冇想到僅僅一個照麵,北歌就發現了他的命門所在。

驚駭之下,他閃身就要撤退。

然而,北歌第二拳又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