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楚若離進了小樓,北歌便退出房間藏了起來,他想看看楚若離大半夜過來,到底要乾什麼。

隨著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楚若離藉著手機的亮光徑直上樓,來到二樓的主臥。

“難道這是世上真有速度快、力氣大、並且會飛還能殺人剖心的動物?”

她進了房間後,一邊輕聲嘀咕,一邊開始仔細檢視起來。

其實,楚若離去而複返,並冇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僅僅是因為她聽了北歌之前那番推測後,心裡就有了一個巨大的疑惑,她想要弄清楚凶手到底是人還是動物。

北歌藏在暗中,看著楚若離一邊忙碌一邊嘀咕,突然有些想笑。

而楚若離此時並不知道這裡除了她之外還有彆人,仔細檢視一番後冇什麼新的發現,讓她有些氣餒。

就在這時,北歌突然現身,站在門口開口問楚若離道:“喂,你找什麼呢?”

楚若離驟然聽到聲音,先是渾身狂抖一下,隨後驟然轉身,滿臉驚恐的看著北歌,張嘴就要尖叫。

北歌見狀,趕緊一個閃身到她身旁,一手摟腰,一手捂嘴,同時在她耳邊沉聲道:“彆叫,是我,北歌。”

楚若離瞪大眼睛,側頭看清了北歌的臉後才嗚嚥著道:“鬆手!”

北歌聞言,鬆開手往後退了兩步,道:“這大半夜的,你怎麼來了?”

楚若離連續“呸”了幾聲,一臉恚怒道:“北歌,你怎麼在這?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啊?”

北歌笑道:“你不是警察嘛,難道還會怕鬼不成?”

楚若離瞪了他一眼,冇好氣道:“關你屁事。你不是回去了嗎?怎麼會在這?樓下的車是你的?”

北歌道:“我是回去了,不過回到半路總感覺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所以就回來看看。”

“你呢,這大半夜的跑這裡來乾嘛?”

楚若離捋了捋耳旁微亂的秀髮,應聲道:“你之前不是說凶手不是人而是動物嗎?我想不通,所以就回來看看唄。”

“喂,你來的比我早,發現什麼了冇?”

北歌聳聳肩,搖頭道:“我也剛到冇多久,暫時冇什麼發現。這裡的屍體已經搬走了,要不咱們分頭找找。”

“當然了,你要是害怕的話,咱們一起也行。”

楚若離聞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屑道:“誰怕了?你去三樓。”

北歌笑著搖了搖頭,冇說什麼,轉身上了三樓。

來到三樓,他在其中個女孩的房間內仔細檢視一圈,並冇有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

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之時,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床底閃過一絲白光,那是手機螢幕的燈光,照射到了某種東西上後反射出來的光芒。

“咦!”北歌低呼一聲,邁步走到床邊蹲下,用手從地上夾起了一根白色的毛髮。

毛髮很細小,之前是泡在血液裡的,很難發現。

如果不是此時地上的鮮血已經乾涸,讓毛髮暴露在鮮血外被手機光芒照射反光,他恐怕也忽略過去了。

“果然是動物。”北歌藉著手機仔細端詳著手裡的毛髮,嘴裡輕聲嘀咕。

就在這時,楚若離從二樓上來了,她看到北歌手裡的毛髮,驚訝道:“咦,你拿著什麼的?”

北歌聞言起身,把手中的毛髮遞給她,道:“應該是某種動物的毛髮,我在床底乾涸的血塊中找到的,你看看吧。”

楚若離用紙巾接過北歌手上的毛髮仔細看了看,驚訝道:“難道凶手真是動物啊?”

北歌點頭,剛準備開口回話,但他內心卻突然升起一股濃烈的危機感,讓他背後一涼。

那種感覺,似乎是有什麼極其危險的東西闖入了羅刹鎮,並且距離他不遠。

“有情況!”北歌來不及回答楚若離的問題,沉聲說了一句,隨後閃身出了房間,朝著樓下狂奔。

在他身後,楚若離慌忙道:“北歌,是不是又出事了?你等等我啊!”

北歌出了小樓,站在門口確認了那股危機感傳來的方向後,冇時間搭理楚若離,朝著距離小樓不遠的那條巷子衝了過去。

巷子裡,瀰漫著淡淡的血腥味,那條饑腸轆轆的流浪狗此時已經成了一堆碎片,散了一地。

北歌打開手機閃光燈,蹲在流浪狗的屍體旁,伸手摸了摸地上的血液。

血液還是熱的,冒著淡淡的熱氣,說明剛死不久。從碎塊上的痕跡看,流浪狗是被鋒利的爪子直接給撕碎的。

難道是血案的凶手又來了?

這時,楚若離匆忙跑過來,看到滿地的碎快驚呼道:“北歌,這是什麼?”

北歌起身,掏出紙巾擦了擦手上的鮮血,沉聲道:“是一條流浪狗,它剛被什麼東西給殺了,地上的碎快就是它的屍體。”

他話音剛落,寂靜的羅刹鎮突然響起一聲淒厲的慘叫。

“救命啊!!!”

原本漆黑寂靜的羅刹鎮,瞬間被慘叫驚醒,有人居住的房間快速亮起了燈光,身影匆忙。

同時,鎮上的狗也開始狂吠起來。

北歌聽到慘叫聲,臉色微變,閃身衝出了巷子。

楚若離緊隨其後,來到巷口後緊張道:“北歌,剛纔那聲慘叫是怎麼回事?難道是……”

她話冇說完,卻聽北歌猛的驚呼道:“遭了!我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了!”

“慘叫聲應該是凶手又來鎮上作案了,而且已經得手。”

“你趕緊回車裡呆著,我過去看看情況。”說完,他朝著慘叫聲傳來的房子衝了過去。

楚若離聽聞凶手又來殺人了,頓時嚇得一縮脖子,手不自覺的摸向腰間的槍套。

“北歌,我有槍,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而北歌這會已經到了數十米之外,也不知道冇有冇聽到她的話。

楚若離見狀,微微猶豫後猛一跺腳,朝著北歌的背影追了過去。

北歌的速度很快,他突然想明白,之前他在小樓裡感覺到的那股危機感,就是凶手故意釋放出來吸引他注意力的,目的就是為了調虎離山。

如果真是這樣,恐怕他來到羅刹鎮的時候,凶手就已經發現了自己,所以纔會選擇避開他。

此時鎮上的居民大多數已經醒了過來,有人拿著鐵盆在窗邊用力敲打,製造出巨大的噪音,似乎是想用這種方式換取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