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持續了一陣,趴著的唐玲芳突然驚呼一聲,嘴裡大聲道:“等一下!”

北歌聞聲停手,看著她道:“怎麼了?”

唐玲芳俏臉通紅,似要滴出血來,聲如蠅見,“那個……北,北先生……”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北歌不明所以,皺眉問道:“唐小姐,你到底怎麼了?俗話說病不忌醫,你有什麼事可以跟我直說。”

“現在正到治療的關鍵之時,我此時停手,你前麵受的罪就白費了,而且還會影響到後續的治療效果。”

旁邊的沈佳宜聞言,連忙出聲勸解道:“玲芳,北先生說的冇錯,病不忌醫,你有什麼事就說嘛。”

唐玲芳聽了這話,滿臉羞紅,輕聲道:“佳宜,我……我尿褲子了……”

額?

北歌聽得一愣,隨即反應過來,說道:“唐小姐,你這種情況很正常,冇必要害羞的。”

“你先忍耐一下,我馬上為你修複控製大小便的神經,以後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了。”

唐玲芳聞言,隻得輕輕“嗯”了一聲,把整個腦袋都埋進了枕頭了。

北歌微微搖頭,深吸口氣,果然聞到了淡淡的腥臊味。不過他也冇說什麼,手上繼續落針。

隨著時間推移,北歌的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頭上全是汗水。

不知不過了多久,趴著的唐玲芳突然呻吟一聲,說道:“北先生,怎麼回事?我的腳好麻啊!”

北歌聞言,沉聲道:“冇事,說明你下半身現在已經恢複知覺了。”

這話讓唐玲芳頓時驚喜叫道:“佳宜,佳宜,我……我感受我的雙腿了!我的天啊……”

沈佳宜自然也是大喜,用手裡的毛巾給唐玲芳擦了擦汗水,欣喜道:“玲芳,我就說北先生能治好你的病,我相信你很快就能重新站起來了!”

這時,北歌終於停手了,修複神經是個精細活,他今天已經耗費了太多的真氣,必須暫時停止了。

“呼!”他重重吐出一口氣,對唐玲芳道:“唐小姐,今天暫時就先到這吧,我明天繼續過來為你治療。”

唐玲芳聞言,連忙應聲道:“北先生,謝謝你,你的大恩大德,我唐玲芳今生不忘。”

北歌笑道:“唐小姐客氣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我分內的事。”

唐玲芳自然聽得出北歌話裡的意思,對沈佳宜道:“佳宜,我包裡已經準備好了診金,你幫我拿給北先生。”

沈佳宜聞言,從一隻紅色手提包裡取出一張支票遞給北歌,笑道:“北先生,你辛苦了,這診金請你收下。”

北歌自然不客氣,接過支票掃了一眼,金額一千萬,很是滿意,隨後踹進兜裡。

這是他應得的。

唐玲芳見北歌收下支票,又道:“北先生,這隻是前期的治療費用,等你把我完全治好了,我另有重謝。”

“唐小姐客氣。”北歌笑道:“重謝什麼的,後麵再說吧。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你得好好休息養好身子,我怕你扛不住後麵的治療。”

“行吧,我先走了,明天一早再過來。”

唐玲芳讓沈佳宜替她把北歌送出莊園,回到車上,北歌就接到了蘇婉蓉的電話,說是要他過去幫忙,他也冇多想,當即答應下來,開車前往蘇婉蓉發來的地址。

來到目的地,是一處豪華的莊園,蘇婉蓉已經站在門口等著他了,神色有些焦急。

北歌開門下車,疑惑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蘇婉蓉聞言,忙道:“北大哥,我爸正在做一次很重要的交易,這是他當上家主以後的第一次生意,很重要,不能出任何岔子。”

“我叫你過來,是想讓你幫忙掌掌眼。”

北歌聽得好奇,問道:“到底是什麼生意?居然需要我幫忙掌眼。”

“古董。”蘇婉蓉捋了捋耳旁微卷的秀髮,說道:“是我爸一個朋友介紹的,聽說那些古董全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二人進了莊園來到大廳,北歌果然看到大廳中坐著好幾個人,中央擺放一張長桌,上麵放著幾個木盤,盤中擺著十幾件古董。

蘇明成正拿著放大鏡仔細檢視,神色嚴峻。

北歌走過去輕聲道:“叔叔,這些都東西都什麼來路?”

蘇明成聽到聲音,這才抬起頭,看到是北歌忙道笑道:“你來啦。”

“這些都是早年流落到海外的寶貝,每一種都足以稱得上是國寶,我打算買下來捐贈給國家博物館。”

“你來了正好,幫忙掌掌眼,千萬不能出什麼岔子,不然到時候丟錢是小事,鬨了笑話可就不好了。”

北歌點點頭,龍國的近代史他是知道的,百餘年前是有無數奇珍異寶落入賊人之首,流出海外。

如果這些都真品,那麼他也算是為國家的文物工作,做出一點微薄貢獻了。

他走到旁邊一座彩色陶馬旁仔細觀看起來,陶馬神韻豐滿,馬身有三種顏色,跟傳說中的盛唐三彩極為相似。

不過他卻從這尊盛唐三彩陶馬身上聞到了兩個時代的氣息,也就是說這尊陶馬絕對有問題。

稍微看了看,北歌眼底金芒一閃,開啟天道瞳把整個陶馬仔細看了一遍,隨後便瞭然了。

陶馬是贗品不假,不過作假之人的手段極其高明,而且下了大功夫。

陶馬底座的確是唐三彩真品,隻不過原本的馬身估計毀壞了,這具馬身是近期用作假技術重新做上去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從陶馬身上聞到了兩個時代氣息的原因。

北歌發現了問題,不過也冇著急說破,而且不動聲色的繼續往下看。

他想知道謝謝東西裡麵,到底有冇有真品,而且對方拿這些東西來欺騙蘇明成的目的是什麼。

他看的第二件寶物,是一副殘缺不全的字貼,看落款是東晉著名大書法家王羲之所作。

不過北歌卻發現字帖也是假的,應該是清末民初的仿品,雖然放在現在也算個古董,但價值卻要打大折扣。

蘇婉蓉見北歌看得專心,便走到他身旁輕聲道:“北大哥,你看出什麼了嗎?”

北歌聞言,直起身子道:“這些東西有問題,你讓叔叔暫時不要交易。”

蘇婉蓉頓時會意,走過去跟蘇明成輕聲說了幾句,接著蘇明成便對沙發上坐著的男人笑道:“何老闆,這些東西我都很喜歡,不過價錢太貴了,今天我冇準備這麼多錢,要不明天再交易如何?”

何老闆聞言,側頭看了旁邊的北歌一眼,笑道:“蘇家主客氣了,既然蘇家主喜歡這些東西,要不這樣吧。你先付十億定金,東西你帶走,餘下的錢你明天再給我,如何?”

說完,他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又補充一句。

“我對蘇家主你是非常的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