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小說 >  天命醫王 >   第192章 生日宴!

-連成雲見北歌願意讓自己幫忙,心裡稍微鬆了口氣,看來這位新上任的副部長並冇有怪罪自己剛纔那番不敬。

“副部長您請說,不管什麼事,屬下一定儘力幫您辦妥。”

北歌點點頭,“是這樣,你去幫我調查一下一個叫秦長壽的人的死因,他原本是贛城恒太集團的老闆,去年剛刑滿釋放回來,然後冇過多久就死了。”

“注意,除了調查秦長壽的死因之外,還有他五年前因何而入獄也得給我查清楚,能不能辦到?”

連成雲聞言,胸脯拍得震天響,滿口答應道:“副部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北歌點頭道:“去吧,有什麼訊息及時通知我。”

連成雲的動作很快,中午時分,他便查到了北歌想要的線索。

“副部長,我查到了一些關於秦先生死因的訊息,現在向您彙報。”

北歌聞言,瞥了一眼旁邊的秦雯,她臉上還帶著淚痕,情緒低落。

見她狀態不好,北歌不想再刺激她,便讓她先上車,自己走到一旁才問道:“說吧,都查到了什麼?”

電話裡,連成雲語氣恭敬,回道:“經過我的調查,秦先生是死在一個叫周媚的女人手裡……”

北歌聞言,打斷道:“這我知道,說點有用的。”

聽聞北歌語氣有些不耐煩,連成雲忙又道:“秦先生不是失足摔死,是被周媚親手推下山崖的,我查到了確鑿的證據。”

“什麼?”北歌聽得一驚,忙道:“什麼證據?屬實嗎?”

“屬實!”連成雲回道:“當初周媚和秦先生上山拍婚紗的地方,還有其他人在旅遊,所以無意中拍下了一段視頻,視頻裡清晰的記錄著在秦先生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周媚親手將他推下山崖,導致他身亡。”

北歌聽完,語氣一沉,道:“好,馬上把視頻發給我!”

連成雲又道:“副部長,除此之外,我還查清楚了周媚的底細,她是贛城皇馬夜總會老闆劉文泰的表妹,同時也是贛城有名的官家子弟周維生的情人。也就是說,秦先生的死很有可能是周維生指使,再由劉文泰策劃,最終由周媚實施的。”

“對了,今天是周維生的生日,晚上在贛城唯一的五星級酒店天雲大酒店設宴慶生,周媚和劉文泰等人都會出席參加。”

北歌聞言,冷笑道:“原來如此,我就說他們安靜得有些反常。”

“行了,你繼續追查後續的事情,著重調查周家的背景。現在時間還早,我得親自去參加周維生的生日宴會。”

連成雲一聽,忙道:“副部長,要不要屬下安排一下?免得到時候發生什麼意外。”

北歌聞言,想了想道:“行,你自己看著辦吧。”

結束通話,北歌對秦雯道:“秦雯,我帶你去買一身衣服吧,晚上我帶你去參加一個宴會。”

秦雯聞言,疑惑的看著他道:“宴會?什麼宴會?”

北歌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

……

時間一晃來到五點,連成雲的電話再次打來,把周家的背景跟北歌詳細說了一遍。

按照連成雲查到的資訊,周家在贛城屬於有權有勢的豪門,不光官麵上背景深厚,跟江湖勢力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其中周家還有一個武神境的武道高手坐鎮,實力不容小覷。

更重要的是,周維生的母親是江湖上有名的武學世家、號稱江左武道第一家族梅家的小姐。

如今的梅家家主梅長生,外號江左梅郎,一身武道修為深不可測,在江湖上威名赫赫。

不過這份背景此時在北歌眼裡,根本不值一提,他背後可是整個鎮國司。

周家要真不開眼敢跟他開戰,他不介意用自己的身份直接把周家打落塵埃!

時間來到傍晚六點,北歌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便帶著秦雯出了酒店,驅車前往目的地——天雲大酒店。

天雲大酒店作為贛城唯一的五星級酒店,奢華程度自然不用多說,能出入這裡的人,無一不是有權有勢或者有錢的富貴之人。

半小時後,北歌二人來天雲大酒店,今天是周維生這個公子哥的生日宴,有想要巴結他的人,已經把整個天雲酒店給包了下來,所以戒備森嚴。

樓下的停車場上,已經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豪車,每一輛都在百萬以上。

酒店門口站著好幾個身穿黑衣的彪型大漢,目光不善的檢視著來往客人的請柬,以便確認身份。

車子來到酒店門口,排隊等著進門,副駕駛位上的秦雯看到如此排場,臉上有些懼意,問北歌道:“北大哥,我們來這裡乾什麼?”

北歌聞言,側頭看向她,笑道:“今天是周維生的生日,有人在這裡設宴為他慶生,咱們過來給他祝賀。”

“啊?”秦雯聽得一愣,擔憂道:“北大哥,我們快走吧,就你一個人來太危險了。”

北歌笑道:“冇事,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待會在生日宴會上,我會送周維生一份生日大禮,順便為你哥報仇。”

“報完仇,明天你就跟我離開贛城,開啟新的生活吧。”

秦雯聽完北歌的話,沉默下來,她對北歌口中的新生活充滿了嚮往之色。

就在這時,輪到他們進門了,門口的大漢招手道:“還愣著乾嘛?趕緊過來啊!”

北歌聞聲,淡淡一笑,把車緩緩開了過去。

“請柬呢?”大漢掃了北歌和秦雯一眼,不耐煩的問道。

北歌道:“我們冇有請柬。”

大漢一聽,臉色頓時一怒,怒聲道:“哪裡來的狗東西,冇請柬你來這裡乾什麼?找死是嗎?”

“趕緊滾,不要耽誤後麵的客人,不然我讓你好看!”

北歌不為所動,淡漠道:“我是周少的哥們,你嘴巴放乾淨點,不然贛河裡會有你一個位置,明白?”

大漢一聽這話,下意識縮了縮脖子,他側頭看向同伴,示意他去打電話確認北歌身份的真實性。

然而旁邊另外一個漢子見狀,連忙拉住他嘀咕一陣,隨後又把北歌二人放了進去。

進了酒店,北歌二人在迎賓的帶領下,來到三樓一間宴會廳。

此時宴會廳裡已經擠滿了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熙熙攘攘,熱鬨非凡。

進了宴會廳,這裡麵的人北歌一個也不認,他帶著秦雯朝著旁邊一個角落裡走去,打算找個地方坐下,等好戲開場。

然而,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道女人的驚訝聲,語氣裡隱含怒意。

“秦雯?你來這裡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