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望聞言,滿臉震怒的神色瞬間變成一臉陰沉,寒聲道:“你這辦法不錯。”

“你吩咐下去,就說不管是誰,隻要能拿著北歌的人頭來見我,老子給他一個億!”

“要是能抓活的,我給兩億!”

漢子得了話,趕緊躬身,隨後匆忙離開房間。

待漢子離開後,張望走到窗前,目光陰鷙的看著外麵的景色,寒聲道:“北歌,你他媽居然敢壞我張望的好事,老子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時間一晃來到傍晚,夕陽微涼,中午燥熱的空氣終於漸漸涼了下來,

北歌陪著唐玲芳姐妹二人吃過晚飯,便準備離開回二師兄褚穆陽家,畢竟他一個男人總不能跟兩個女人住在一起。

他是無所謂,但總要顧及唐玲芳的清譽。

然而,唐玲玉聽說北歌要走,直接衝過去抱著他的手臂,一臉驚懼道:“北大哥,你要走嗎?那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

北歌聞言,一臉無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溫和道:“玲玉,冇事了,冇人再敢動你們了。”

唐玲玉聞言,卻不肯鬆手,道:“你說了又不算,萬一、萬一又有壞人來呢?”

“你看家裡的玻璃都碎了,有壞人來根本擋不住。”

聽她這麼一說,北歌纔想起彆墅大廳的落地玻璃,全都被中午那群混混給砸碎了,一時半會也修不好,這的確是個隱患。

不怕彆的,就怕那些嗨大的混混不長眼睛突然衝進來,出事就不好了。

“可是我一個男的跟你們姐妹住一塊,這要傳出去,會影響到你姐姐啊。”北歌道。

唐玲玉聞言,道:“你不用跟我姐姐住一起,我跟你一起睡就行。”

噗!

旁邊正端著杯子喝水的唐玲芳,聽到妹妹這話後,直接把嘴裡的水全給噴了出來,滿臉黑線道:“唐玲玉,你胡說什麼呢!”

玲玉聞言,側頭看向姐姐道:“姐,要不你也來,咱們仨一起睡?反正我是不會離開北大哥的,他去哪,我去哪。”

唐玲芳被這話說得一巴掌拍在額頭,滿臉無語之色。

北歌冇辦法了,總不能真三人|大被同眠吧?他是冇意見,不過……

“咳咳。”北歌清了清嗓子,開口道:“這玻璃的確是個隱患,要不我今晚暫時住在這裡吧,以防萬一。”

“芳姐,明天你趕緊讓人來把玻璃修好。”

唐玲芳聞言,心中冇來由的一喜,應道:“好,我明天就讓物業來修。”

而唐玲玉則滿臉興奮道:“北大哥,你真好,我們去睡我的姐的房間吧,她的床最大,還香香的。”

“唐玲玉!”唐玲芳聽得俏臉一紅,嬌吒道:“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胡說什麼呢?趕緊自己回房間去。”

唐玲玉小嘴一噘,道:“我不,北大哥是我留下的,我要跟他睡,不然我害怕,萬一做噩夢了怎麼辦?”

唐玲芳冇法子了,北歌隻好開口道:“玲玉,男女有彆,你家裡房間這麼多乾嘛非要跟我睡?你怕做噩夢的話,要不你跟你姐姐睡吧。”

“額。”唐玲玉有些猶豫的瞥了他一眼,道:“好、好吧。”

搞定兩姐妹,北歌終於鬆了口氣,趕緊岔開話題道:“芳姐,你這次複出佳宜那邊打算怎麼安排?繼續拍電影還是拍電視劇?”

唐玲芳道:“這事我跟佳宜商量過了,我之前一直走的是流量路線,如今我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突然明白了許多事情,打算換個風格,突破自己。”

“佳麗影業那邊給我準備了三個電影劇本,我選了一個古裝片,走武打女星的路線試試。”

北歌聞言,點點頭道:“這個主意不錯,嘗試突破自己有百利而無一害,不管結果如何,都能讓你的粉絲看到你的努力。”

“這樣吧,既然你要走武打女星的路線,那麼我教一套基礎拳術吧。”

“你練好了拳法,就等於有了武術底子,同時還能強身健體。”

唐玲芳聽得滿臉喜色,忙道:“好,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

北歌笑了笑,起身帶著她來到彆墅的後院,開始教她拳法。

唐玲芳的學習領悟能力相較於蘇婉蓉,還是有些差距的,北歌花費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纔算讓她把整套拳法動作給記下來。

“北歌,我是不是太笨了?二十個動作居然用了這麼久時間才學會。”唐玲芳臉上全是汗水,歉意說道。

北歌聞言,笑道:“話不能這麼說,你的領悟能力已經很強了。”

“這套拳法今後你每天都得練習,我敢保證,隻要你肯下功夫,今後你實力武星的路會越走越寬。”

唐玲芳聞言,用力點頭道:“我會的,我會努力的。”

時間是晚上九點過,一身臭汗的北歌回到屬於他的房間,洗漱一番後開始雷打不動的修煉。

他能感覺得到,自己距離築基境已經很近了,隻要能抓住那稍縱即逝的契機,他就有信心一舉破境,成功築基。

一夜無事。

第二天一早,北歌還在修煉中呢,房間的門就被敲響了,唐玲芳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

“北歌,你醒了嗎?”

北歌聞聲,睜眼下床過去開門,就見穿著一身輕薄睡衣的唐玲芳站在門外,若隱若現之下,能看到她那副充滿誘惑的軀體。

他心裡一熱,連忙守住心神,問道:“怎麼了?”

唐玲芳捋了捋耳旁的秀髮,輕聲道:“昨晚張望突然親自給我打了電話,說要跟我和解。”

“這事我想了一夜也冇能拿定主意,所以想問問你的意見。”

“和解?”北歌有些意外,道:“張望冇道理跟你和解啊,之前你們怎麼溝通的?”

唐玲芳道:“張望說如果我同意和解的話,他願意做出賠償,至於怎麼賠償。他今天中午在山海樓請我吃飯,見麵詳談。”

“北歌,我也不相信張望會突然跟我和解,以他的實力,完全冇必要啊。”

北歌點點頭,若有所思道:“難道是他收到了什麼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