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小說 >  天命醫王 >   第296章 盤四甲!

-北歌組織一番語言,對霍長庭道:“目前我查到的訊息,全部指向一個來自南疆黑苗族的盤姓用蠱高手,至於那位盤姓高手為何要害霍家,想必老爺子已經清楚了。”

“他這次來江城,目的就是給孫子報仇,讓你們霍家從此家破人亡。”

霍長庭聽得心中一沉,沉聲道:“先生既然能查清楚這事,想必一定有解決辦法吧?”

“還請先生開出條件,隻要我霍長庭能做到,絕不推遲。”

北歌道:“俗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想要徹底解決這事,就得從那位用蠱高手身上下手,得想辦法把人引出來。”

霍長庭道:“那我該怎麼做?”

北歌想了想道:“你想辦法把那位用蠱高手約出來吧,看能不能談得通。”

“我現在先幫霍先生驅蠱。”

說完,他取出銀針,快速在霍邱山身上紮下去。

隨著銀針入體,原本狂躁的霍邱山突然冷靜下來,他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張著嘴巴大口大口呼吸,胸腔劇烈起伏,就像拉動的風箱,喉嚨裡發出一陣“嗬嗬”聲。

紮完針,北歌手中快速掐訣,然後打在霍邱山身上,接著又把真氣輸送進他體內,以此逼出他體內的蠱衝。

過了片刻,原本安靜下來的霍邱山,渾身突然又開始劇烈抖動起來,接著他猛的從床上坐起來,張嘴噴出一大口黑血。

黑血落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帶著惡臭氣息,在房間中瀰漫開來,讓人聞之掩鼻。

北歌手疾眼快,把手中銀針激射過去,將一隻血紅色的小蟲子死死釘在地板上,隨後彎腰把銀針拿在手裡。

“這……就是害得我爸變成這副樣子的蠱蟲?”霍尊走到北歌身旁,震驚的看著他手中銀針上的蟲子問道。

“對!”北歌點頭,道:“這就是你父親體內的蠱蟲,它能快速吸食人體的營養,透支生機。”

說完,他扭頭對旁邊的下人道:“去拿一碗乾淨的溫水來。”

下人聞言,連忙轉身去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北歌。

北歌用打火機把蠱蟲燒成灰燼,融入溫水中,遞給下人道:“把水給霍先生灌下去,然後去準備一點白糖粥,待會霍先生醒了給他吃下去。”

霍尊一臉喜色,道:“北大哥,我爸是不是冇事了?”

北歌點頭:“嗯,往後隻需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與此同時,江城城東一處僻靜小院的房間內,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正坐在地上,用手擦著嘴角的鮮血,他目露凶光,嘴裡沉聲嘶吼道:

“是誰!是誰破了我的蠱???”

老人穿著一身黑色的少數民族服裝,頭上包著一塊黑色頭巾,膚色黝黑,讓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少數民族中人。

不用說,此人便是雄初雪口中的黑苗長老,盤四甲了。

剛纔北歌破了霍邱山身上的蠱蟲,導致盤四甲體內的蠱蟲母體受損,從而牽連到他,讓他狠狠地吐了一大口血。

盤四甲坐在地上緩了緩神,他麵前有一張木桌,木桌上擺著一張遺像和一個香爐,香爐內青煙繚繞。

過得片刻,他從地上起身,看著供桌上的遺像道:“榮戰,爺爺不會讓你白死的,我一定要整個霍家給你陪葬,誰都阻止不了我。”

“等爺爺把霍家的人全部殺光,再帶你回家,你在這裡等著爺爺。”

說完,他轉身出了房間,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而此時,霍家,霍長庭把北歌和蘇婉蓉請到客廳中,讓下人給倆人上了茶。

霍長庭道:“婉蓉侄孫女,你爺爺近來可還好?”

蘇婉蓉聞言,連忙欠了欠身,道:“回霍爺爺,我爺爺最近挺好的,不過蘇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爺爺他比以前老了許多。”

“是啊!”霍長庭歎道:“這段時間蘇家發生的事,我有所耳聞,你爺爺年輕時也是個人物,不然也不可能把蘇家一手發展到如今這個樣子。”

“現在蘇家交到你父親手裡,他也算是放心了,大戶人家嘛,總會出幾個敗類的。我們這些老骨頭,將來落得個善終就心滿意足了。”

蘇婉蓉笑了笑,冇有接話。

就在這時,有下人匆忙進來通報,說一個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老人在門口,揚言要見霍家人。

霍長庭和北歌對視一眼,北歌道:“應該是我破了霍先生身上的蠱蟲,從而驚動到正主兒了。”

“老爺子,把那人請進來吧,看看他想乾什麼。”

霍長庭自然冇意見,他正愁找不到盤四甲呢,趕緊讓下人把人叫了進來。

片刻後,下人帶著一個一身黑的老人進了大廳,老人目光在客廳中眾人臉上掃了一眼,操著一口蹩腳的普通話道:“你們誰是霍家的主事之人?”

他聲音很是沙啞,大概是因為常年與毒蟲為伍的原因,身上散發著一股刺鼻的臭味,讓人聞之慾嘔。

霍長庭聞言,拄著柺杖起身道:“老夫霍長庭,乃霍家家主。”

老人側頭看向霍長庭,道:“霍長庭是吧?我是盤四甲,你們害死了我的孫子,我來為他報仇。”

這時,北歌起身,看著盤四甲道:“盤四甲,你孫子的事霍家並冇有任何責任,他們是依法辭退,並且按照法定給了足夠的補償。是你孫子自己一時想不開,自尋短見,這事算不到霍家頭上。”

盤四甲聞言,側頭看向北歌,狠聲道:“你是什麼東西?這是我跟霍家的事,輪得到你來管嗎?”

北歌這才發現盤四甲的眼瞳,居然是綠色的,就跟毒蛇的眼睛差不多,而且滿口黃牙,看著十分滲人。

他手中一晃,用意念從玉佩空間中取出鎮國司的證件,在盤四甲麵前一閃而過,道:“我是鎮國司的人。”

“鎮國司?”盤四甲似乎知道鎮國司的來曆,幽綠的眼中露出一起忌憚,道:“你們鎮國司管得也太寬了吧?你想保霍家?行啊,你先把我孫子複活過來。”

北歌冷笑道:“剛纔我已經說了,你孫子的死,跟霍家沒關係。”

“倒是你……”他伸手指著盤四甲,吐字如冰。

“你為了給霍邱山下蠱,居然害了一條無辜的生命,讓一位老婆婆無緣無故慘死,單憑這一點,我就能抓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