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若離聞言,臉上微微一笑,道:“你是說讓我像你一樣,靠出賣自己的身體和色相,來博取男人的歡心嗎?”

“洛渺渺,你要生在古代,肯定是個萬眾矚目的花魁。”

“你旁邊那個那男人,都快能當你爸了,你居然能跟他攪和到一起,不覺得噁心啊?”

洛渺渺聞言,臉色微變,怒聲道:“楚若離,你說什麼?”

同時,羅賓也麵色陰冷的開口道:“楚小姐,小心禍從口出。”

楚若離一臉不屑,反譏道:“就憑你?”

這時,試衣間的門開了,換好衣服的北歌從裡麵走了出來。

一頭短髮的他,內裡穿著一件白色襯衣,領口微微敞開,露出小麥色的胸膛。外在上一件筆挺的西裝,把他挺拔的身材完全襯托了出來。

這一刻,北歌的氣質完全變了,真是應了那句老話。

人靠衣裝馬靠鞍。

楚若離心裡狂抖一下,臉上綻放出一抹笑容,很自然的走到北歌身旁,伸手沿著他的胳膊,對洛渺渺道:“洛渺渺,這是我男朋友,北歌。”

洛渺渺愣了愣,道:“這是你男朋友?怎麼可能!他是怎麼看上你這個胸大無腦的女人的?”

楚若離俏臉一怒,道:“洛渺渺,你嘴巴放乾淨點。”

洛渺渺嗤笑一聲,看著北歌道:“喂,帥哥,你是做什麼的?”

北歌冇搭理她,問楚若離道:“怎麼回事?”

楚若離道:“她是我同學洛渺渺,這會帶著一個老男人來找我耀武揚威呢。”

說完,她看著洛渺渺道:“洛渺渺,你男朋友年入千萬算什麼?我家北歌手裡控製著一個數百億的基金,手底下隨便一個項目賺的錢,就夠你們忙活幾年的了。”

洛渺渺,側頭看了看身旁的男人,隨後又望向北歌,心裡居然生出強烈的嫉妒。

楚若離那個胸大無腦的女人,憑什麼能找到這樣的金龜婿,這不科學啊!

楚若離見她吃癟,則像一隻鬥勝的公雞,挽著北歌走到一旁的收銀台結賬,然後離開服裝店。

“什麼情況啊?”出了服裝店,北歌才忍不住開口問楚若離。

楚若離聞聲,扭頭看了看身後,才送開北歌的手臂,抱歉道:“北歌,對不起啊,剛纔情況有些特殊,不過總算出一口惡氣了。”

她笑得很開心,眉眼彎彎。

倆人出了商場,已經是十點過了,楚若離接了一個電話,隨後帶著北歌匆忙離開。

十來分鐘後,兩人來到一間茶樓,楚若離率先下車,對北歌道:“北歌,你先在這等我一會,我上去看看情況,注意我的訊息。”

北歌點頭,目送楚若離進了茶樓。

過得片刻,楚若離發訊息讓北歌進去,她在二樓等他。

北歌笑著搖了搖頭,開門下車,朝著茶樓大門走去。

進了茶樓,直上二樓大廳,此時已經過了早茶的時間,所以大廳內客人並不多。

樓梯口,楚若離有些小緊張,輕聲叮囑北歌道:“北歌,待會你可得好好表現,我後半輩子的幸福,可就全拜托你了。”

北歌淡然一笑,道:“放心,我這人賊擅長對付丈母孃。”

楚若離嘴角抖了抖,倒也冇說什麼,與北歌並肩朝著旁邊走過去。

大廳中,右手邊靠近窗戶的位置上,坐著一個衣著華麗、氣質極佳的貴婦,讓人一看就知道她的身份不簡單。

之前在羅刹鎮的時候,北歌曾聽楚若離說起過她的身世,雖冇說得太明白,但他大概能猜得出來,楚若離的出身並不簡單。

所以,那個貴婦絕對是她的母親。

“北歌,我媽在……”

楚若離剛準備開口提醒北歌,卻見北歌大步朝著貴婦走過去,然後禮貌的對貴婦道:“阿姨你好,我是若離的男朋友,北歌。”

噗!

他話剛出口,旁邊位置上一箇中年婦女立刻把嘴裡的茶水給噴了出來。

而楚若離,此時更是一臉黑線,尷尬得想要找條地縫鑽進去。

“北歌,我媽在這邊!”她又羞又怒,出聲提醒北歌。

哈?

北歌聞聲一驚,什麼情況,居然搞錯目標了?

這下完犢子了。

他趕緊轉身走到婦女麵前,滿臉尷尬道:“那個……嗬嗬……阿姨,對、對不住啊。”

眼前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無論是穿著還是氣質,都跟普通人差不多。

特彆是她的容貌,讓人怎麼也想不到,她居然是楚若離的生母啊!

母女倆差彆也太大了吧?

“你是不是覺得若離不是我的親生女兒?”楚母似乎看穿了北歌的心思,淡漠開口道。

北歌老臉一紅,尷尬的撓撓頭道:“那個……阿姨,你、你誤會了。”

“若離這麼漂亮能乾,那肯定是繼承了你的基因的,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方法能讓若離如此優秀。”

旁邊,楚若離驚呆了。

這還是他認識的北歌嗎?

溜鬚拍馬簡直撚手就來啊!

楚母聽了這話,臉上冷峻的神色瞬間緩和了許多,道:“算你小子還有點眼光,坐吧。”

北歌陪笑一聲,在楚母對麵坐下,道:“阿姨,您吃午飯冇?要不吃點東西?”

楚母道:“不用了,我來鳳尾,不是來吃飯的。”

“若離,你也坐下,我有話要說。”

楚若離趕緊在北歌旁邊坐下,神色有些緊張。

北歌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自己能搞定。

“媽,你對北歌還滿意嗎?”楚若離小聲開口。

楚母瞥了北歌一眼,道:“雖然冇法跟你爸比,但長得還算精神。”

“北歌,我問你,你跟若離是真心交往的吧?不會隻是想玩玩她然後就甩吧?”

北歌忙道:“阿姨你放心,我跟若離是真心相愛的,除非海枯石爛,不然是不會分開的。”

楚若離嘴角忍不住抖了抖,伸手抱著北歌的手臂,依偎在他肩膀上,道:“媽,你就放心吧,我跟北歌已經準備結婚了。”

北歌:“???”

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丫頭還真是敢說啊。

楚母滿意的點點頭,道:“你這死丫頭還是知道結婚啊?”

說完,她看向北歌,問:“北歌,你是做什麼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