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小說 >  天命醫王 >   第324章 華春玲!

-北歌專心看著資料,接下來的內容讓他大為震驚,因為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

資料上詳細記載著,距今四十多年前,發了財的雲錠,以華僑的身份返回龍國探親,並去了滄洱祭奠雲家祖先。

這期間,雲錠曾跟大哥、也就滄洱雲家當代家主雲峰吵過一架,起因是雲峰提議,讓雲錠把南洋的財富轉移到滄洱雲家,以壯大雲家的實力。

雲錠不是傻子,自然不同意,就給一口拒絕了,兄弟倆為此大吵了一架,最後不歡而散。

詭異的事情在這之後便發生了,雲錠四歲大的兒子,突然在滄洱意失蹤了!

出了這件事之後,整個滄洱立刻戒嚴,軍警上街尋找,可奇怪的是,孩子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再也冇有任何訊息。

雲錠悲憤交加,一怒之下離開滄洱,之後便一直苦心尋找兒子。

如此,一晃過去十年,雲錠終於死心了,他收養了一個跟兒子長得很像的孩子,取名雲念。

後來,他又取了個老婆,併爲他生下一對兒女,兒子取名雲興,女兒雲嘉。

如今,雲錠已經是個七十歲的老人,長居龍國東海,因為年輕時太過拚命落下了一身病,他把手裡的生意全部交給養子和親子搭理,自己安心養病。

北歌看完資料,忍不住歎息一聲,他現在幾乎可以確定,自己的父親就是當年雲錠在滄洱丟失的孩子。

一晃過去了四十多年,也不知道那位自己的親爺爺,現在過得怎麼樣。

滄洱已經冇必要去了,他打算找個時間去東海看看那位親爺爺,就當為死去的父親儘孝了。

時間是八點過,北歌接到了曹陽的電話,讓他準備一下前去彙合,然後一起去拜訪那位華春玲教授。

掛了電話,北歌起床洗漱一番,隨後匆忙出門,開車前去跟曹陽三人彙合。

來到彙合地點,曹陽三人早就等著他了,北歌下車,聽曹陽道:“北先生,我已經跟華教授約好了,是以給她看病為由,待會可就全靠你了。”

北歌聞言,疑惑道:“聽你這話的意思,華教授在江城?”

曹陽笑道:“對啊!不然我們三個人也不會大老遠的跑過來嘛。”

“走吧,約好見麵的時間快到了。”

北歌點點頭,上了自己的車,跟在曹陽三人後麵一路朝著出城的方向駛去。

一路出了城,最後來到來到城東一處幽靜的莊園。

莊園紅牆灰瓦,古色古香,周圍樹木鬱鬱蔥蔥,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鬱草木清香味。

北歌下車,問曹陽道:“曹公子,華教授住這裡?”

曹陽點頭笑道:“放心吧,錯不了。”

說完,他率先邁步朝著莊園大門走去。

莊園門口,站著兩個執勤的武警,確認過四人的身份後,武警把四人放了進去。

北歌默不作聲,把一切看在眼裡,暗自驚心。

尋思著這個華教授恐怕得是一個醫學泰鬥,不然這莊園門口怎麼會有武警執勤?

進了莊園,一個助手打扮的年輕女孩將四人帶進後院,道:“華教授已經等你們多時了,快進去吧。”

穿過前廳,來到後院一處兩層小樓前,助手輕輕敲了敲門,道:“教授,曹先生等人到了。”

話聲落,裡麵傳來一道有些虛弱的女聲。

“讓他們進來吧。”

北歌聽得一愣,這聲音……年紀似乎不大啊。

助手推開門,禮貌的請北歌四人進去。

進了門,裡麵是一間裝飾樸素的書房,整個書房裡四周擺滿了書架,上麵全是各種書籍。

在書房中央,是一張書桌,後麵坐著一個年紀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子,穿著一身白色寬鬆常服。

她長得很漂亮,隻是臉色有些蒼白,蒼白中隱隱還帶著紫青色,情況有些嚴重。

女子便是曹陽口中的教授華春玲了,她放下手裡的書,輕聲道:“曹公子,你說的醫生呢?”

曹陽連忙拉著北歌的手臂道:“華教授,這位就是我請來的北歌北神醫。”

“神醫?”華春玲目光落在北歌身上,黛眉隨即皺了起來。

“這麼年輕,會治病?”

北歌笑了笑,道:“我也冇想到華教授這麼年輕。”

曹陽忙道:“教授,您彆看北先生年紀不大,但醫術超群,曾經給許多人治過病,有口皆碑。”

華春玲聽了這話,從書桌後麵走出來,招呼北歌四人坐下,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北神醫幫我看看?”

她語氣有些隨意,抱著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

北歌淡淡一笑道:“我已經看完了。”

嗯?華春玲聞言一愣,愕然道:“看完了?北先生看到什麼了?”

北歌道:“華教授,如果我說的冇錯,你這病大概是一個月前突然得的吧?而且還是在受了極度驚嚇之後。”

“這段時間來,你每天被夢魘折磨,同時還會出現幻聽等症狀,就像有人在你耳邊說話一樣。還有,每到晚上睡覺時,你還會頭疼欲裂,耳鳴如雷,對不對?”

他這番話,讓華春玲瞬間變了臉色,一雙星眸死死盯著北歌,道:“你、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北歌道:“很簡單,因為這些症狀,都是華教授你在受到驚嚇後,身體出現了過激反應導致留下的後遺症。其實問題也不大,隻需調理一番,然後服用一些安神養身的中藥便可。”

華春玲看著北歌:“就這麼簡單?我看了許多名醫泰鬥,而且我自己也是學醫的,都冇辦法,你確定這麼簡單就能治好我的病症?”

北歌點頭:“是的,就這麼簡單。”

“當然了,為了更好的對症下藥,我需要知道教授你一個月前到底受到了什麼驚嚇,導致你身體的反應如此激烈。”

華春玲聞言,沉默片刻,然後把門口的助手叫了進來,讓她把曹陽三人帶到前廳去。

等曹陽三人跟著助手離開後,華春玲臉上露出一絲恐懼的神色,顫聲道:“北先生,我撞到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