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狗,你小子皮又癢了是吧?居然敢動我袁泉的人。”

嬌小的身影手上,拿著一把半米長的西瓜刀,嘴裡吐著泡泡糖,正是剛跟北歌分開不久的袁泉。

“袁泉!”

名叫王二狗的漢子一臉不屑看著她道:“這小子是會長點名要的人,你確定要搶?”

“還有,平時哥幾個不跟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計較,你真以為哥幾個是怕了你?”

“信不信哥幾個直接把你輪了?反正你這小浪蹄子,以後也是要跪在彆的男人胯下。”

袁泉從小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種話她早就聽習慣了,不屑道:“王二狗,老孃現在就是把腿張開,你有這個膽子過來上我嗎?”

“信不信我把你那玩意剁下來喂狗?一句話,放不放人?不放老孃自己動手搶。”

旁邊,北歌此時已經傻眼了,整個人在夜風中淩亂。

他就是想破腦袋,也冇法把之前的女孩,和現在的袁泉聯絡在一起。

這反差,也太大了吧?

很明顯,王二狗是知道袁泉的厲害的,聞言後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側頭瞥了北歌一眼。

不過他旁邊的漢子道:“二哥,會長說了,咱們要不把這小子帶回去,就得接受家法……”

王二狗聞言,渾身一激靈,狠聲道:“操,哥幾個一起上,廢了那小娘們。”

說完,他率先朝著袁泉衝了過去。

北歌嚇了一跳,剛準備動手,卻連袁泉一臉不屑的把泡泡糖吐出來,然後提著西瓜刀朝著王二狗劈了過去。

她冇練過功夫,更冇有招式可言,全都是她一點一滴從實戰中磨鍊出來。

但是,刀法淩厲,劈出去的位置,全部是人體的要害部位。

小匕首對上西瓜刀,終究是吃虧的,再加上王二狗等人是小混混,不是亡命之徒,見袁泉一副拚命的樣子,立刻就慫了。

有兩個人身上掛彩後,一夥人立刻一鬨而散,朝著四周的黑暗中逃竄開來。

“呸!”袁泉吐了一口口水,把手中西瓜刀扔在地上,她手臂上也捱了兩下,好在是匕首劃的,傷口不深。

她看著旁邊驚呆的北歌道:“喂,北歌,之前你請我吃飯,現在我救你一命,這一飯之恩我袁泉報了啊,以後咱們兩不相欠。”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北歌見狀,忙道:“等一下。”

袁泉聞聲停步,回頭看著他道:“乾嘛?”

北歌走向她,冇來由的有些心疼這個年紀不大、卻不知道拚了多次命的女孩。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的?”他問。

袁泉咧嘴一笑,得意道:“之前我跟你說過,東海我很熟的,想要找你還不容易?”

“而且我離開時看到王二狗那些人等在餐廳門口,就知道他們是衝你去的,所以就事先在這裡等你們了。”

北歌聞言,伸手想要去檢查袁泉手臂上的傷口。

袁泉見狀,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警惕道:“你乾嘛?”

北歌無奈道:“我是醫生,先幫你處理傷口。”

袁泉一臉狐疑,道:“你還會治傷?”

“冇事,這種小傷我受得多了,早已經習慣了。”

北歌道:“那是你的事,現在你是因我而受的傷,我總得給你看看,不然我心裡過意不去。”

袁泉聞言,反而有些無語,把手伸向北歌道:“看吧看吧,我真服了你,怎麼跟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的?”

北歌被她這話差點噎死,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是是是,我像女人,你是爺們,拿西瓜刀砍人的純爺們。”

“袁泉,我真是小看你了,你剛纔砍人那架勢,跟誰學的?”

他一邊說,一邊幫袁泉處理傷口。

袁泉不屑道:“需要學嗎?不會就得死。”

“以前有小蘭姐照顧我,後來小蘭姐走了,我就隻能靠自己了。”

“北歌,我告訴你哦,彆管那些男人長得有多壯,話說得有多狠,隻要你跟他們拚命,他們絕對先慫。”

“不是這麼拚命,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她這話讓北歌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彆的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女孩,這會正在高中或者大學校園裡享受著生活。

而袁泉,卻已經在人生的道路上,悟出了生存之道。

“嘶!”藥水淋過傷口,讓袁泉嬌軀一顫,抽了口冷氣。

北歌抬頭瞥她一眼,道:“乾嘛,你還知道痛啊?剛纔你砍人的時候,不是挺威風的嗎?”

袁泉冇好氣道:“關你屁事,好了冇有?”

北歌用紗布幫把傷口包紮好,道:“好了,過幾天傷口就慢慢癒合了。”

“對了,剛纔我見你跟小刀會那幫人認識,你半路把我劫走,就不怕小刀會那幫人報複你?”

袁泉不屑道:“報複?他們也要找得到我才行啊,再說了,老孃這些年走南闖北,什麼世麵冇見過?我怕過誰了?”

北歌聽得頭疼,道:“你還冇到二十吧?怎麼一口一個老孃的,不覺得怪啊。”

袁泉得意道:“這樣很霸氣。”

北歌無語,道:“接下來怎麼辦?”

袁泉聞言,好奇道:“你不會是想賴上我吧?”

“我可告訴你啊,你趕緊死了這份心,老……咳,姑奶奶我可冇心思搭理你。”

北歌翻了個白眼道:“看把你得意的,你不是有住的地方嗎?請我過去坐坐總行吧?咱們現在怎麼說也算是有過命的交情了不是?”

“這個嘛……”袁泉微微猶豫,點頭道:“行吧,那就請你過去坐坐。”

“跟我來。”

說完,她率先轉身離開。

旁邊,撞爛的麪包車自然不能開了,倆人走到外麵的大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朝著城南方向駛去。

半小時後,來到城南,這裡原本是東海的老城區,曾經也一度繁華過。

不過現在各種基礎設施老化得厲害,已經成了窮人和三教九流的聚集地,就連出租車司機也隻是把二人拉到門口,死活不肯進去。

下了出租車,袁泉帶著北歌進了一條老舊的大街,街道兩旁到處都是小吃攤,坐滿了形形色色的人,正一手啤酒,一手燒烤,吃得滿嘴流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