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歌進了售樓中心,就見二叔北權正跟一個女銷售大聲嚷嚷。

在他旁邊,還站著北濤以及北建國老兩口,手裡拿著小板凳。看這架勢,今天買不到房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了。

馮萬錫對北歌道:“北總,您稍等,我馬上把他們趕出去。”

說完,他朝北家眾人走過去,大聲道:“乾什麼?乾什麼?青螺灣房源緊張,所有人都在排隊,你們在鬨什麼?”

“想要賣房就老實排隊,否則我讓保安把你們轟出。”

北權聞言,側頭瞥了馮萬錫一萬,道:“你誰啊?”

馮萬錫道:“我是青螺灣項目總經理,馮萬錫。”

北家眾人臉色微變,北權立刻換上一副笑容道:“原來是馮總,你好你好,我叫北權。”

“是這樣,現在我急需買套房子給我兒子做婚房,實在是等不了了,您能不能幫個忙?”

說完,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紅包塞給馮萬錫,諂媚道:“馮總日理萬機,辛苦了,這點小心意您就拿去買點好茶喝。”

原來,北濤最近交了個女朋友,女方背景很強,屬於北濤高攀了人家。

女方說了,想要結婚就必須得有一套青螺灣的房子,否則免談。

北濤把這事跟家裡人說了之後,北建國也表示支援買房,把壓箱底的棺材本都拿出來了,湊了一千萬準備在青螺灣買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

誰知青螺灣的房子太火,期房都已經賣到第四期了,想要交房,起碼得等三四年之後。

但女方可等不了,所以一家子纔不得不出此下策,打算來售樓中心鬨一鬨,然後使點手段,爭取買套一期房。

馮萬錫眉頭緊鎖,目光也跟著冷了下來。

北歌就正在旁邊看著呢,就是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收這紅包啊,找死呢?

“北權先生是吧?”

馮萬錫往後退了兩步,避開北權塞來的紅包,道:“紅包你收回去吧,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但規矩就是規矩,不能因為你一個人就給破壞了。”

“青螺灣房子有多火爆你已經知道了,所有人都在等購房資格,憑什麼就要給你開後門?”

“這要是傳出去,以後青螺灣還不得亂套了?”

北權微微躬身,滿臉諂媚笑道:“馮總,您這話嚴重了。您就是幫個小忙,不會壞了規矩的。”

“冇有可能!”馮萬錫懶得說太多,一口回絕道:“想要賣房就去排隊等資格,不然就請你們馬上離開。”

北權臉上一滯,眼裡閃過一絲厲色。

人群中,北歌目光冷漠的看著北家眾人,嘴角噙著一絲冷笑,北權想要賣房,不過是他一句話的事,但他並不打算出麵幫忙。

看了一會,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時,被北濤給發現了。

“咦,那不是北歌嗎?”北濤出聲叫住他。

“北歌,你看到爺爺居然不過來問候一聲?”

北家眾人聞言,順著北濤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了人群中的北歌。

北建國眼中一亮,為了給北濤買房,他把棺材本都拿出來了。上次在家裡北歌露了財,這會正好敲他一筆,回口血。

“北歌,過來!”北建國沉聲開口,頗有氣勢。

北歌無法,隻得走出去人群,淡漠道:“有事?”

北建國臉色一冷,道:“你連一聲爺爺都不肯叫嗎?”

旁邊,馮萬錫聽了雙方的對話,嚇了一跳,心裡暗道一聲不好,就要給北權道歉。

“北權先生,剛纔……”

然而,他剛開口,卻聽北歌道:“馮總,你很閒嗎?”

馮萬錫聞言一僵,立刻反應過來,忙道:“不閒不閒,我忙得很,你們聊,我先去忙了。”

說完,他轉身一溜煙的跑了。

馮萬錫離開後,北歌看著北建國淡漠道:“我為何要叫你爺爺?”

“生日宴那天晚上,我們已經把賬算的很清楚了,你拿了兩百萬現金,從那之後,我北歌跟你們冇有任何關係了。”

北建國滿臉不悅,嗬斥道:“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彆忘了你爸是我養大的。”

旁邊,北濤也出言譏諷道:“北歌,你怎麼在這?過來幫人排隊啊?”

“跟你有關係嗎?”北歌淡漠道:“我過來遛彎不行?”

“我告訴你們,整個青螺灣的項目都是我的,你們信不?”

“噗!哈哈……”北濤聞言,捧腹大笑,道:“北歌,你不吹牛會死啊?”

“整個青螺灣的項目都是你的?你怎麼不說整個江城都是你的?”

說完,他從錢包裡取出幾張百元大鈔甩在北歌臉上,戲謔道:“你不就是幫人排隊的嗎?來,我也有錢,你幫我排一個。”

錢落在北歌腳下,但他並未動怒,隻是可憐的看著北濤。

這時,收到訊息的銷售部經理匆忙趕到,他看到滿臉冷色的北歌,嚇了一跳,連忙走過來恭敬道:“北總,您怎麼來了?”

“我叫吳文超,是銷售部的經理。”

這聲“北總”,直接把北濤下了一跳。

北濤小心道:“北歌,青螺灣真是你的?”

吳文超聞言,側頭看著北濤道:“你誰啊?怎麼跟北總說話呢?”

“保安,把他們全都轟出去。”

此話一出,北家眾人臉色皆變。

北權更是換上一副笑容,對北歌道:“北歌,都是一家人,你乾嘛呢。”

“北濤可是你堂弟,你彆跟他一般見識。”

北歌淡漠道:“我冇跟他計較,準確的說,我懶得跟你們所有人計較。”

北權喜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

他微微停頓,“北歌啊,你堂弟現在急需一套婚房,女方說了,必須得是青螺灣的房子才行。”

“你看咱們都是一家人,你能不能幫二叔個忙,讓售樓部給我開個後門?以後二叔記你的好……”

他話聲剛落,卻被北歌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北權,你彆做夢了,不可能的。”

那次生日宴上,北家眾人的做法讓北歌傷透了心,他不想跟北家再有任何瓜葛。

旁邊,北建國聞言,臉色一怒,嗬斥道:“孽畜,你什麼意思?”

北歌聞聲,側頭冷冷的看著他,寒聲道:“老東西,你再罵一句?”

“你……”北建國氣得差點吐血。

這時,老太太突然坐在地上,又哭又鬨道:“大家快看啊,大家快來看看這個天殺的白眼狼啊!”

“他爸當年是個孤兒,是我們一手養大的,現在這白眼狼居然連爺爺奶奶都不要了……”

“北歌,你會遭報應的,你這個天殺的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