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萬通做夢都冇想到,北歌的速度竟如此之快,一小時前剛通完電話,這會他就找上門了,而他期盼的左長老,眼下還不知道在哪呢。

“我是青洪門的人,你要敢動我,青洪門不會放過你的。”

北歌聞言,嗤笑道:“青洪門?很了不起嗎?”

“我懶得跟你廢話,說吧,你們青洪門為何要針對我?”

“機會隻有一次,如果答案不能讓我滿意,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手段。”

林萬通嚥了嚥唾沫,道:“這、這是壇主下的命令,具體的……我、我也不太清楚。”

北歌聞言,微微搖頭,隨後身形驟然一動,抓住林萬通的手腕用力一擰。

哢嚓!

清脆的碎裂聲中,林萬通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他左手手腕被北歌擰成一串麻花。

“這個答案我不滿意。”北歌一臉淡漠。

“再答。”

林萬通額頭青筋暴起,眼瞳充血,右手緊緊抓著左手手臂,幾乎痛暈過去。

他渾身劇烈的晃了晃,滿臉猙獰道:“北歌,你他媽有種就殺了我,到時候我青洪門必定殺你全家!”

“嗬!”北歌冷笑一聲,道:“殺我全家?”

話出口,他再次出手,抓住林萬通的右手又是用力一擰,道:“這個答案我還是不滿意。”

“冇事,你還有三次機會,接下來是你的雙腿和腦袋。”

劇烈的斷骨之痛,幾乎讓林萬通暈死過去,他五官扭曲,蒼白的臉上因為毛細血管破裂的原因,隱隱滲出血汗來。

“我說,我說了……”

林萬通跪在地上地上,顫聲道:“具體的我真不清楚,隻知道跟東瀛、高麗人有關。”

“你、你想要知道得更多,可以去問壇主……”

北歌聞言,蹲在林萬通麵前,道:“你們壇主在哪?”

林萬通道:“我不知道壇主具體在哪,但我有他的聯絡電話,你可以打電話問他。”

北歌從林萬通口袋裡摸出手機,道:“號碼多少?”

林萬通把號碼告訴北歌,隨後撥了出去。

片刻後,電話接通,裡麵傳來一道中年男聲。

“林萬通,有事嗎?”

北歌聞聲,道:“我是鎮國司的北歌。”

“北歌?”對方聞言一驚,道:“冇想到你動作這麼快。”

北歌寒聲道:“青洪門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勾結東瀛、高麗人,這是想要叛國?我看你們是活膩歪了。”

對方聞言,淡漠道:“北歌,你少用鎮國司來嚇唬我,我還知道你是龍神司的人,但那又如何?”

“我可以告訴你,津港現在就是個泥沼,誰來誰死。你要是聰明,就趕緊離開吧,否則鎮國司和龍神司都保不住你。”

北歌冷笑道:“是嗎?彆忘了津港是龍國的地盤,那群高盧雞和小鬼子翻不起什麼大浪來。”

對方道:“那如果算上幽冥地府呢?”

北歌眉頭一皺,道:“果然如此,幽冥地府那群邪魔,真跟小鬼子和高盧雞有關係!”

對方道:“北歌,津港的水現在很深,我也隻是奉命阻攔你入城。”

“如今既然你已經入城,那麼就冇我什麼事了,你好自為之。”

說完,對方掛斷電話。

北歌臉色陰沉,瞥了一眼地上的林萬通道:“你不是主謀,我便饒了你,廢你雙手算是給你長長記性。”

就在這時,一道強大的氣場突然從辦公室外麵傳進來,讓北歌微微一驚,側頭望去。

就見一箇中年男人緩緩邁步走進辦公室,目光如炬,落在他身上。

林萬通看到男人,頓時大喜,大聲道:“左長老,救我!”

男人聞言,瞥了林萬通一眼,對北歌道:“敢傷我青洪門的人,死!”

北歌聞言,目光一凝,隨著意念驟動,伏羲劍瞬間出現在他手中。

男人見狀,臉色瞬間大變,他剛準備出手,卻覺自己腦海裡有東西轟然炸開,讓他腦子一片空白,整個人愣了一愣。

然而,就在這短暫的愣神間,辦公室裡閃過一道劍光。

而後,有人頭飛起,鮮血噴灑。

一直跪地的林萬通,被眼前一幕嚇得肝膽俱裂。

他做夢都冇想到,堂堂武神境的左長老,居然被北歌輕描淡寫的一劍給斬去了腦袋。

毫無還手之力!

北歌瞥了一眼地上的無頭屍體,把伏羲劍收回玉佩空間中,隨後邁步出了辦公室,就此離開。

剛纔,他懶得跟那個左長老廢話,所以直接用了精神攻擊,讓左長老大腦出現短暫的空白期。

利用這個短暫的間隙,他一劍斬下左長老的腦袋。

出了萬通會館,北歌避開人群回到車上,在車上捋了捋思緒後,隨即啟動車子離開會館,返回酒店。

等他回到酒店時,已經是晚上將近十點,慕容曉靜一直在等他,見他進門,連忙起身道:“你去哪了?有情況。”

北歌聞言,忙問:“怎麼了?”

慕容曉靜道:“剛纔家裡傳來訊息,慕容鳴背後有青洪門的支援,他們似乎同時在效忠某一方勢力,具體情況暫時還冇查到。”

北歌聽完,沉聲道:“剛纔我去見了青洪門的一個小頭目,從他那聯絡上了青洪門設在津港分壇的壇主。”

“從那位壇主嘴裡得知,高盧雞和小鬼子的確跟幽冥地府有關聯,而青洪門在這裡麵,很有可能扮演著重要角色。”

“曉靜,讓你的人盯緊慕容鳴那邊,我去問問青洪門的情況。”

說完,他走到一旁給大師兄雲千帆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後,北歌道:“大師兄,司裡有清洪門的資料嗎?”

青洪門屬於江湖勢力,歸鎮國司管。

“青洪門?”雲千帆聞言,道:“小師弟你怎麼問起青洪門來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嗯。”北歌應聲,道:“我奉韓龍頭之命,來津港調查小鬼子和高盧雞異動一事,發現幽冥地府果然跟高盧雞和小鬼子有關係,而且青洪門在這中間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我必須得查清楚。”

雲千帆聞言,幽冥地府那群邪魔屬於鎮國司管轄,他無權過問太多,點頭道:“青洪門的資料司裡有,我待會發給你。”

“小師弟,津港的事,我聽下麵的人彙報了。目前津港同樣彙聚了許多江湖高手,司裡也已經派人過去處理。”

“你如今雖然不在司裡了,但蓮花部的職位還在。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可以直接讓司裡派過去的人配合你,我會交代下去的。”

北歌感謝道:“多謝大師兄。”

雲千帆笑道:“你跟我這麼客氣乾嘛?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