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傍晚,夕陽的餘暉照射在遠處山野上,呈現出一副彆樣風景來。

天黑時分,慕容曉靜匆忙趕到,她這個速度讓北歌嚇了一跳,要知道姑蘇距離鳳尾有上千公裡,還是直線距離。

“你怎麼這麼快就到了?”他驚訝問道。

慕容曉靜臉色有些疲倦,秀髮微亂,回他:“我動用了家裡的專機直飛江城,然後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我今晚住哪?”

北歌道:“你要不介意,就住家裡吧。”

慕容曉靜自然冇意見,在白家莊園住了下來,

北母薑慧是見過慕容曉靜的,隻是當時慕容曉靜一身的血,把她嚇得不輕。

這次到來,慕容曉靜改變了許多,對薑慧和北清都是客客氣氣的,大概是因為她性子比較冷的原因,短時間跟薑慧親熱不起來。

北歌看在眼裡,跟母親解釋一番,讓她放寬心。

一夜無事。

第二天臨近中午的時候,慕容權果然到了。

進了白家莊園,慕容權一副謹慎模樣,都不用慕容曉靜介紹,他衝北歌抱拳一禮,歉聲道:“慕容權見過北先生,上次津港一事,我向您表示歉意。”

他這副低姿態,倒是讓北歌對他刮目相看,道:“既然已經確認刺殺不是慕容堂主所謂,那麼慕容堂主就不用道歉了。”

北歌招呼慕容權在沙發上坐下,又問:“對了,我聽曉靜說,慕容堂主已經查清楚是誰偽造密令了?”

“對!”慕容權點頭,沉聲道:“經過我這幾天的調查,已經把刺殺一事查清楚了……”

他微微停頓:“密令是慕容鶴以我的名義偽造的,其目的是想半途截殺大小姐。”

慕容曉靜聞言大驚,道:“居然是他?”

北歌見慕容曉靜震驚模樣,好奇問道:“這個慕容鶴是個什麼來頭?”

慕容曉靜道:“慕容鶴是長老堂的二長老,

“一直以來,他都是老祖宗的心腹,負責在長老堂製衡大長老慕容德,他這次為何會要偽造密令殺我?”

她一臉嚴肅之色,微微停頓又道:“難道他跟慕容鳴叛出慕容家有關係?”

旁邊,慕容權插話道:“大小姐,這事事關重大,我查清楚後就隻跟你和北先生說了,接下來該怎麼辦,還得你來拿主意。”

慕容曉靜冷著臉沉默片刻,道:“這事不能讓老祖宗知道,暫時保密。”

“慕容家眼下正值多事之秋,惡狼環飼,一個慕容鳴已經讓慕容家元氣大傷,要是再出現長老堂二長老背叛慕容家這種事,到時候產生的連環後果,不堪設想。”

“如今老祖宗身體正在恢複當中,如果慕容鶴背叛慕容家,那慕容家千年基業,恐怕就要毀於一旦了。”

慕容權深以為然,點頭附和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慕容鶴就是一顆埋在慕容家的定時炸彈,威力還巨大無比,必須得儘快解決。”

這話讓慕容曉靜滿臉隱憂,道:“得想辦法把慕容鶴手裡的權利削弱或者直接拿掉,但又不能讓他有太大的反抗。”

慕容權聽得滿臉苦笑,道:“大小姐啊,此事談何容易。”

“慕容鶴身為長老堂二長老,之前又是老祖宗的心腹,權利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大得多。”

“就拿我的功曹堂來說,受慕容鶴直接管轄,堂中有好幾個高層都是慕容鶴提拔安插進來的,咱們隻要一動手,恐怕那邊就收到訊息,到時候他反擊起來,咱們拿什麼跟他對抗?”

“大長老如今態度不明,在形勢明朗之前,他估計也不願意跟慕容鶴起正麵衝突……”

北歌聽得微微皺眉,道:“慕容堂主,目前你隻是確認慕容鶴以你的名義偽造密令刺殺曉靜,還不能確認他背叛慕容家吧?”

慕容權點頭道:“對。所以當務之急,是得查清楚慕容鶴到底想乾什麼。”

他微微停頓,繼續道:“北先生,大小姐,我有個計劃,需要你們二人配合我一下。”

北歌瞥了慕容曉靜一眼,道:“讓我配合?慕容堂主,你開玩笑呢。”

“這事屬於你們慕容家的家事,我一個外人摻和進去算個什麼事?”

慕容權道:“北先生,這個計劃想要成功,就必須有你的幫助,不然就憑我跟大小姐,是不可能完成的。”

“還望北先生看在大小姐的麵上,出手幫幫忙,我慕容家上下,感激不儘。”

北歌眉頭微皺,道:“你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還能說什麼?把你的計劃說說吧。”

慕容權大喜,道:“是這樣,慕容鶴這人一生癡迷修道,年輕時曾夢想著拜入某個修道門派,成為一個能與天鬥爭的修士。”

“隻是他與大道無緣,從未見過真正的修道者,倒是被許多自稱修道仙人的騙子騙過不少。”

“上次北先生在慕容家以大神通請下天雷驅魔,這事已經在慕容家傳開,以慕容鶴的性子,得知北先生是修道者後,肯定會想方設法接近巴結你。”

北歌大概聽明白慕容權的意思了,問:“你是想讓我利用修道者的身份去接近慕容鶴,然後暗地裡調查他?”

“對!”慕容權應聲道:“接近隻是第一步,隻要北先生取得慕容鶴的信任,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北先生應該很容易弄清楚了。”

北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這個計劃倒是冇什麼難度,不過你打算讓我跟慕容鶴以什麼樣的方式見麵?”

慕容權見事有可為,忙道:“這個我已經想好了,再有半個月就是臘八節,同時也是我姑蘇慕容氏一年一度的家宴,所有慕容家的高層和重要人物都會參加。”

“慕容鶴身為長老堂二長老,必會出現,到時候北先生自然就能見到他了。”

北歌:“你也說了,這是你們慕容家的家宴,我一個人外人怎麼去參加?這根本行不通啊。”

慕容權笑道:“這個北先生不用擔心,你忘了你跟大小姐有婚約在身啊。”

“到時候你就以大小姐未婚夫的身份,前去參加家宴就行了。”

北歌問:“不會有人起疑?”

“不會。”慕容權解釋道:“慕容家千年傳承,家大業大,子孫眾多。”

“宴會上,會有很多人以慕容家準女婿的身份參加,不會有人起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