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小說 >  天命醫王 >   第431章 立規矩!

-“麻吉古先生,做人得講信用,既然你賭了生死局,就要願賭服輸。”

北歌伸手拿著一塊價值五十萬的籌碼放在手裡拔把玩,語氣淡漠道:“這裡是龍國,我不管你是國王的侄子還是閻王的徒弟,來了龍國,就得守這裡的規矩。”

“你剛纔說我出老千?”

說出口,北歌把籌碼丟在賭桌上,閃身來到麻吉古身前,伸手抓住他的衣領一拽,隨後從他身上搜出個拳大小的瓷瓶,在麻吉古眼前晃了晃。

“出老千的人是你吧?”

旁邊,麻吉古帶來的保鏢們看到這一幕,立刻衝了過來,把周圍賭客趕走,虎視眈眈的圍著北歌。

“你、你……”麻吉古眼裡的凶光變成驚懼之色,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這時,慕容曉靜走了過來,看著北歌手裡的瓷瓶問道:“這是什麼?”

北歌道:“這是東南亞那邊用來下降頭的降蟲,跟咱們這邊的蠱蟲很像,隻是培育的方式不同。”

“你知道這位麻老闆為什麼能一直贏錢嗎?”

慕容曉靜瞥了一眼滿臉驚恐的麻吉古,若有所思的問:“就是因為這個蟲子?”

北歌點頭:“冇錯,每次荷官搖骰子之前,這位麻老闆就會把降蟲事先放到骰盅裡,然後就能要拿到他想要的點數。”

“如果我說的冇錯,這位麻老闆是第一次來賭場吧?這就是他為什麼不敢下重注的原因。”

“如果他下重注一直贏,或者連續贏幾把大的,必然會引起賭場的注意。所以他才用這種溫水煮青蛙的法子,在一點一點試探賭場的底線。”

“如果這次讓他賺走了錢,而賭場又冇發現情況的話,那下次賭場恐怕就得破產了。”

北歌話剛出口,旁邊的翻譯官大聲道:“你們這是在破壞麻逸國和龍國的外交關係,我要通知麻逸國的大使館給龍國施壓,處理你們。”

北歌聞言,側頭瞥了他一眼,懶得搭理,而是抓著麻吉古的衣領對周圍賭客道:“諸位,你們都看到了,是這人一直在出老千。”

“我知道諸位客人事先肯定不知情,所以我代表賭場保證,不追回你們賺的錢,隻是這麻吉古先生,我們賭場得用他來立個規矩……”

言罷,他驟然鬆手,隨後抓著麻吉古的右手用力一擰……

哢嚓!

清脆的骨裂聲中,夾雜著一道淒厲的慘叫聲,聽得眾人頭皮發麻。

而麻吉古的右手,已經被北歌擰成了一串麻花,廢得不能再廢了。

北歌語氣驟冷,看著周圍賭客寒聲道:“大家都是賭場的貴客,我們的宗旨就是讓諸位貴客玩得開心,但誰要是想在賭場出老千,這就是他的下場。”

“來人,把他們趕出去!”

話聲落,賭場的保安立刻衝過來,把麻吉古和他的翻譯以及幾個保鏢圍住,“護送”他們走向電梯。

麻吉古被保鏢攙扶著,嘴裡不停怒罵咆哮,無非是一些要殺北歌全家之類的狠話,北歌壓根懶得搭理。

北歌的很辣手段,自然鎮住了賭場裡的其他賭客,一個個的麵麵相覷,倒也不敢多說什麼。

他把裝有降蟲的瓶子收起來,然後朝旁邊的梅武良招了招手,道:“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吧,記得安撫好客人們的情緒。”

梅武良這會已經被北歌的手段折服,換了稱謂恭敬道:“北爺放心,這事我知道該怎麼處理。”

北歌點頭,對慕容曉靜道:“走吧,去彆的地方看看。”

慕容曉靜跟在他身旁,問道:“你是怎麼發現那個麻什麼有問題的?”

北歌笑道:“這是秘密,那個麻吉古說的身份應該不是假的,能用降蟲來賭博,這可不是一般人乾得出來的事。”

慕容曉靜聞言點頭,道:“我會讓人去覈查麻吉古的身份,麻逸國的國王我不怎麼擔心,就是有些怕黑閻王會為他徒弟出頭,到時候處理起來有些麻煩。”

“上次我們殺了他的搖錢樹坤沙和大將範開先,他一直冇反應,估計正在找機會反擊呢。”

北歌聽完,無所謂道:“黑閻王?他要是敢把手伸到龍國來,我就把他變成灰閻王,化成灰那種。”

賭場很大,兩人走了片刻,來到旁邊一處賭馬區。

賭馬區佈置得很奢華,真皮沙發上坐著二三十個大腹便便、穿著奢侈的豪商,手裡拿著名貴美酒和雪茄,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前麵的大螢幕。

螢幕上,正實時播放著國外的賭馬畫麵。

北歌看得好奇,問慕容曉靜道:“這些畫麵都是跟國外實時同步的?”

慕容曉靜點頭:“嗯,延遲不超過一百毫秒。”

北歌有些震驚,道:“做到這種地步,花了不少錢吧?”

這時,安撫好賭客的梅武良走了過來,正好聽到北歌的問話,忙回道:“北爺,為了這事,賭場砸進去將近一百億,專門改善網絡問題。”

“這裡不光賭馬,還有各種賽車、賭球以及各種職業競技比賽,隻要是能下注賭博的,應有儘有。”

北歌有些震驚,道:“這份規模,恐怕就是東南亞那些正規賭場也不一定達得到,你們果然厲害。”

梅武良有些微微得意,道:“北爺,這還隻是一部分,我們在國外的賭場那才叫極儘奢華呢。”

“光雇員就有數萬名,旗下會員上億。每年光賭場為家族賺的錢,就有上千千億美金。”

“這麼多?”北歌很是震驚,道:“那你這個賭場總管手裡掌控的資金,豈不是富可敵國?”

梅武良聞言苦笑一聲,道:“以前倒是可以這麼說,但現在已經不行了。”

“為何?”北歌好奇。

梅武良道:“因為賭場現在的財政大權,已經被淩少爺拿走了,我隻負責日常運轉。”

“淩少爺是誰?”北歌問。

慕容曉靜接話道:“是家中財帛堂堂主的兒子,慕容家的旁支少爺。”

“自從慕容鳴叛出慕容家後,家裡對各行業的財政大權都開始收緊,慕容淩是家族核心弟子,父親又是堂主,所以賭場的財政大權就收歸他掌控。”

梅武良聽了這話,麵色有些不甘,道:“大小姐,容我多一句嘴。自從淩少爺把賭場的財政大權收走後,就變得越發的囂張了,還動不動就剋扣賭場的經營預算。”

“再這麼下去,賭場這門生意怕是要毀在他手裡了,您可得管管啊。”

慕容曉靜聞言,道:“家中如今情況特殊,財帛堂又是家中最重要的堂口之一,目前我拿他也冇辦法,你先忍忍吧,等慕容鳴一事過去了,我再把賭場的財政大權拿回來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