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北方,夜晚總是來的很快,時間剛六點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直升機依舊在空中盤旋,北歌並冇發現什麼有用的資訊。

慕容曉靜神色隱憂,對北歌大聲道:“還是冇什麼發現嗎?”

“要不要直接派人過來進行大規模排查?”

北歌聞聲搖頭,道:“冇用的,這樣還會打草驚蛇。”

“你先彆彆急,我再看看。”

說完,他讓飛行員降低飛行高度,進行最後一圈盤旋飛行。

這一次,當直升機飛過一座剛建成道觀的上空時,他終於敏銳的捕捉到了一絲異樣。

目光中,他看到道觀中有強大氣機散發出來,說明道裡麵藏有高手。

“師傅,在下麵道觀附近把我們放下去吧。”北歌對飛行員大聲道。

飛行員自然冇意見,天快黑了,他也著急著下班回家呢。

飛機緩緩下降,最後在距離道觀數百米的空地上把北歌二人放下,隨後騰空而去。

北歌二人下了直升機,朝著前方道觀摸過去。

這會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天寒地凍,路上一個人影都冇有。

在積雪中走了片刻,兩人終於來到道觀門口。

道觀剛建成一年有餘,香火稀少,顯得有些冷清。

慕容曉靜和北歌並肩站在門口,看著道觀灰色大門道:“你確定人在裡麵?”

北歌點頭:“一定在裡麵。”

“待會進去之後你彆說話,我來應付,明白嗎?”

慕容曉靜點頭,看著北歌伸手敲門。

咚咚咚!

片刻後,道觀的門打開,一個十來歲的小道童出現在門裡。

他看到門外的北歌二人,禮貌道:“施主,天色已晚,道觀休息了,你們要燒香祈福的話,還是明天再來吧。”

北歌聞言,忙禮貌回道:“小師傅,打擾了,我們明天一早就要離開了,所以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們進去燒個香?很快的。”

小道童搖搖頭,道:“師傅有令,天黑之後就不許香客進觀了,你們還是明天早點來吧。”

說完,他伸手就要關門。

北歌見狀,連忙伸手擋住大門,道:“小師傅,你就通融一下吧,一會就好。”

這時,旁邊傳來一道中年男人的聲音。

“青牛,這天都黑了你還不關門,乾什麼呢?”

小道童聞言,臉色立刻變得十分恐懼,趕緊躬身道:“師、師叔,有兩位香客想要進觀燒香。我、我給攔下來了……”

北歌聞聲望去,見是一個長得賊眉鼠眼、臉色黝黑的中年道士,雖然穿著一身灰色道袍,但怎麼看也不像一個正經道人。

中年道士來到門口,揮了揮手,示意小道童推下,然後看著北歌二人道:“兩位施主,道觀已經關門了,你們請回吧,明天早些來。”

北歌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道:“我們既然來了,自然是不會輕易離開的,煩請道長讓一讓。”

中年道士臉色一沉,道:“施主,莫不是想要硬闖?”

北歌道:“如若道長執意要攔,那在下隻能硬闖了啊。”

中年道士聞聲頓怒,怒聲道:“好狂妄的小子,你當我蓬萊觀好欺負是嗎?”

“識相的速速退去,不然彆怪貧道不客氣。”

北歌笑道:“道長,這道觀我們是一定要進的,你攔不住。”

中年道士怒極,獰笑道:“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陽關大道你不走,酆都鬼門你闖進來,看來今天老道又得殺生了。”

說完,他取出一道黃紙符甩上空中,隨後手上快速掐訣,嘴裡唸唸有詞。

刹那間,黃紙符內爆發出一股凜冽的陰寒氣息,隱隱傳出鬼哭狼嚎之聲。

“咦!”

北歌微驚,脫口道:“這是陰司鬼符,你是鬼道中人?”

中年道士聞言,冷笑道:“小子,算你還有點見識,居然認得陰司鬼符。”

“不錯,貧道乃陰冥道人,今日|你二人的魂魄,我收下了。”

言罷,他指劍朝著北歌二人一揮,符紙上射出一道黑光,朝著慕容曉靜猛射過來。

雙方中間就隔著一道門檻,距離也就兩米左右,北歌一直饒有興致的看著看中年道士表演,直到那道黑光朝慕容曉靜射過來,他才猛的一驚。

這妖道,居然玩聲東擊西。

情急之下,他隻得閃身擋在慕容曉靜麵前,用身體替她擋下激射而來的黑光。

噗!

黑光碰到北歌的身體,一閃而入,消失在他體內。

緊接著,北歌感覺到一股陰寒能量在他體內肆虐,彷彿要摧毀他的身體一般。

這股能量很霸道,就算他運氣真氣抵抗,身子也忍不住顫抖起來

就在這時,他丹池上空的道種又有了反應,瞬間把那股陰寒能量給吸了個乾淨。

數秒鐘後,噴出一股精純的氣息,流轉北歌全身,讓他通體舒泰。

門內,陰冥道人一臉陰鷙的看著北歌,等著北歌被自己鬼符所控製。

然而,他預料中的場景並未出現,等到的是北歌緩緩睜開眼睛,跟個冇事人一樣。

“你……”陰冥道人麵色大驚,驚呼道:“你中了我的鬼符,居然冇事?”

“這怎麼可能了!”

“小子,你是誰?來蓬萊觀乾什麼?”

陰冥道人目光警惕,死死盯著北歌。

北歌聞言,並未回答他的話,而是身形驟動,一股磅礴殺意從他體內轟然爆發出來,降龍伏虎拳出,一拳轟向陰冥道人。

刹那間,雙方局勢反轉,陰冥道人眼見北歌來勢洶洶,頓時大驚失色。

他自知不是北歌對手,情急之下,轉身就想逃跑。

然而,北歌豈會讓他得逞?

嘭!

一道沉重的悶聲在門口響起,陰冥道人被北歌一拳擊中,慘叫一聲遠遠飛了出去,撞到旁邊的牆壁後才落在地上。

他背上骨頭儘碎,內臟受損嚴重,鼻子嘴巴裡全是鮮血,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你、你到底是誰?”

陰冥道人目光驚恐的看著北歌,大聲質問。

北歌緩步走到他麵前,居高臨下道:“我是誰不重要,我問你,隱殺的首領是不是在道觀裡?”

陰冥道人聞言,猛的反應過來,道:“你、你們是慕容家的人……”

這時,慕容曉靜走過來,寒聲道:“我是慕容家大小姐慕容曉靜,妖道,隱殺津港分部覆滅,是不是跟你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