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很大,起碼得有數十畝寬,眼下正值冬季,外界的桃樹樹葉早就掉光了,但這裡的桃樹卻依舊綠意盎然。

三人走了片刻,蘇婉君終於也發現不對勁之處了,悄聲對蘇婉蓉道:“姐,你看這些桃樹居然冇掉葉子,這有違常理啊。”

蘇婉蓉“嗯”了一聲,道:“是有點詭異,你彆亂走,跟緊了。”

就在這時,桃林裡突然起霧了,白色的濃霧在極短時間內瀰漫至整個桃林,能見度不足五米。

這一幕嚇壞了姐妹二人,蘇婉君趕緊跑到北歌身旁,緊緊抱住她的手臂驚嚇道:“老師,怎麼突然起霧呢?不會有鬼吧?”

北歌忍不住笑道:“這大白天的,哪來的鬼?放心,有我在呢。”

三人往桃林深處又走了片刻,隨後就見前方出現一間茅草屋,彷彿突然憑空出現的一般。

茅草屋由竹子和茅草搭建而成,外表看起來有些年頭了,破破爛爛的,一副隨時都會倒塌的模樣。

而北歌看到茅草屋後,嘴角卻是控製不住的翹了起來,臉上更是難以掩飾的笑意,重重舒了口氣。

還好,自己冇看走眼,這桃林裡的確有寶貝,而且還是重量級寶物。

“咦,那邊有間屋子。”蘇婉君指著茅草屋道:“像是守桃林用的,看起來快塌了。”

北歌笑道:“這桃林的秘密,就在那茅屋裡,跟我來。”

說完,他率先朝茅屋走去。

三人來到茅草屋前,就見茅屋的門突然開了,一個身材矮小、鬚髮皆白的小老頭從裡麵走了出來。

老人麵色紅潤,穿著一身灰色棉袍,手裡拄著一根柺杖,精神抖擻。

他看到北歌三人,問道:“你們三個小年輕,來這地方乾什麼?”

“山上毒蟲多,危險得很,快走快走。”

北歌看到老人,眼睛一亮,笑道:“老人家,我們是來遊玩的,突然遇到大霧封山,無意中纔來到這裡。”

老人一副“信你個鬼”的模樣,揮了揮手道:“這裡全是桃樹,有啥好遊玩的?趕緊走。”

北歌不為所動,道:“我們就是好奇嘛,其他地方的桃樹都會掉葉子,但這裡的卻不會。”

他衝老人眨了眨眼睛,笑問:“老人家,你知道為什麼嗎?”

“這……”老人臉色明顯一僵,往後退了兩步,警惕的看著北歌道:“我咋知道?這桃林是我家的,這裡不歡迎你們,快走快走。”

北歌不退反進,邁步走上茅屋的台階。

老人|大驚,快速退回茅屋內,盯著北歌驚慌道:“你、你要乾什麼?”

北歌笑道:“老人家,你彆緊張,我冇惡意。”

他扭頭對身後的姐妹二人道:“婉蓉婉君,你們等我一下,我跟老人家商量點事。”

說完,他邁步走進茅屋,隨手還把門關上了,留下姐妹二人麵麵相覷。

進了茅屋,北歌運轉體內真氣,把一身結丹境的修為施展到極致,形成一道霸道無比的靈壓,籠罩在老人身上。

老人頓時大驚,感覺到一股強大靈泰山壓頂般便自己壓來,讓他驚呼道:“你、你居然是結丹境的上仙?”

北歌笑了,道:“你就是這片桃林的“桃仙”吧?”

老人驚恐的點頭,然後屈膝跪地,恭敬回道:“小仙見過上仙。”

北歌收起靈壓,道:“起來吧,我對你冇有惡意,就是無意中發現此處,所以過來看看而已。”

“你在這修行多久了?”

老人顫顫巍巍的起身,恭敬道:“回上仙,小老兒本是一顆上古仙桃種子所生,已經在此處修行五百餘年。”

北歌點頭:“修行五百年便有此道行,挺不容易了。”

“這裡靈氣雖然比外麵充沛一些,但也就這樣了,你今後的道行很難再精進分毫……”

老人眼珠子滴溜溜一轉,聽出了北歌的言外之意,想了想道:“不知上仙有什麼建議?”

北歌笑道:“建議算不上,我想跟你做個交易。”

“哦?”老人一臉警惕之色,問:“不知上仙想做什麼交易?”

北歌:“我有一處紫靈龍氣寶地,靈氣充沛,可以提供給你作為修煉的地方。”

“但條件是,你每年得結出三枚仙桃給我,如何?”

老人眼裡一亮,明顯是動心了,但他還不能確定北歌這番話的真假,問道:“上仙如何讓我相信您這話真的?”

北歌笑道:“你信不信不重要,這隻是一個選擇。”

“你要願意跟我,那以後好處少不了你的,我還可以指點你修行,我家老宅旁邊有一顆百年老鬆,就是我給它開的靈。”

“你要不願意,我就一把火把這片桃林燒了,反正我得不到的東西,彆人也休想得到,選吧!”

老人嚇了一跳,忙道:“上仙饒命,不是小老二不願意跟您,隻是我暫時冇法離開這裡。”

北歌不解:“為何?”

“這個……”老人麵露猶豫之色。

見它不說話,北歌又道:“你有什麼顧慮可以說出來,我能幫你解決的,就儘力而為。”

老人猶豫片刻,道:“上仙請看。”

說完,它突然原地消失,同時茅屋也憑空不見了,變成一顆枝繁葉茂的老桃樹。

“咦!”

北歌站在桃樹下,身後傳來蘇婉君的驚呼。

“茅屋呢?怎麼突然不見了?”

北歌冇理會身後的姐妹二人,他低頭看了一眼老桃樹的樹根,發現在樹根底部,埋著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居然是塊下品靈石,經過數百年的消耗,靈氣已經快要消耗殆儘了。

“你不肯離開的原因,就是因為那塊下品靈石?”北歌自言自語般說道。

話聲落,他腦海中響起桃仙的聲音:“上仙明鑒,的確如此。”

北歌聽了這話,手掌一翻,一塊靈氣充沛的中品靈石便出現在他掌中,道:“跟我走,這塊靈石就是你的。”

“除此之外,以後每年我還會給你一塊,品質隻高不低,如何?”

看到北歌手裡的靈石,桃仙不再猶豫,大喜道:“小仙願意追隨上仙,隻願上仙言而有信。”

北歌道:“這你完全可以放心,我還指望你給我仙桃呢。”

“要不這樣,我以道基起誓,如若食言,就讓我受天譴而崩,萬劫不複。行了吧?”

桃仙喜道:“可以了,可以了。”

這時,蘇婉君來到北歌身旁,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疑惑道:“老師,你瘋啦?怎麼對著一刻桃樹自言自語呢?”

北歌拍開她的玉手,笑道:“我冇瘋。”

“剛纔我不是說些桃林裡有寶貝嘛?”他朝老桃樹努了努嘴:“它就是。”

“啊?”蘇婉君一愣。

北歌對桃仙道:“這是我女朋友和學生,你現身見見她們吧。”

話聲落,桃樹突然消失了,又變成之前小老頭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