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點過,暴雨漸停,被雨水沖刷過後的京州,暑氣儘褪,夜風清涼。

既然正主兒冇來,那麼北歌能做的,就隻有以逸待勞了。

他讓白朝山在京州郊外找了個地方,一行人連夜搬了過去。

他之所以這麼做,主要是因為之前住的莊園位於市中心,萬橋登門之後,少不了一場惡戰,到時候會影響到周圍的人。

搬到郊區太就冇那些顧慮,到時候也好方便他放開手腳。

一行人來到郊外,這是一處三層小樓的民宅,白朝山直接用錢把原主人給砸走了。

洗漱過後,北歌坐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用手機給妹妹和母親報了平安。

忙活完,他才放下手機,讓自己進入空靈狀態,修煉起天地萬象訣來。

萬橋的化骨綿掌對於普通武者來說,或許有很厲害。但對北歌這個修道者冇有任何威脅,他壓根就冇放在心上。

之前他跟白小柔說一巴掌扇死萬橋,並不是在吹牛,而是真有這個實力。

時間來到午夜,北歌突然睜眼,眼睛射出兩道寒芒。

他悄然下床,來到陽台上,目光死死盯著右手邊的圍牆。

此時,牆外角落裡,趴著一團黑影,如果不是北歌目力極佳,一般人還真是很難發現。

白家其他人此時已經陷入熟睡中,並冇發現情況。

“這麼快就找上門了,看來萬橋手下有不少高手啊。”北歌嘴角微揚,嘴裡喃喃自語。

言罷,他身形如葉,從二樓飄然而出,無聲無息的落在圍牆下,隨後伸出食指在牆上一點,一股磅礴的勁力瞬間穿透厚厚的圍牆,打在牆角的黑影上。

噗!

一聲悶響。

“啊!”

一聲突兀的慘叫。

寂靜的夜裡,慘叫聲顯得有些驚悚,好在剛響起,便戛然而止。

而那團黑影,則爬在地上一動不動,當場死去。

如果有人看到的話,就會發現他七竅流血,整個舌頭從嘴巴裡全伸了出來,死狀甚是慘烈。

這是北歌最近剛練的功夫,名為靈犀指。

靈犀指乃上古頂級指法,威力巨大,剛纔他那一指,指勁直接把黑影的心臟指爆,瞬間要了他的性命。

“北歌,是不是萬橋的人偷偷摸過來了?”

三樓,白朝山被那聲慘叫驚醒,來到陽台上正好看到北歌站在牆角,便開口問他。

北歌聞言,點點頭道:“應該是過來探查情況的。”

白朝山聞言,臉色微變,匆忙下樓來來到北歌身旁,說道:“那我們要不要早做準備?既然萬橋的人找到了這裡,那麼天亮以後,他本人肯定會登門。”

這時,白小柔等人被院裡的動靜驚醒,紛紛出來,聽到白朝山的話後,都露出的擔憂的神情。

北歌笑道:“你們不用緊張,不管萬橋什麼時候登門,咱們以逸待勞就好。”

“對了,你去把外麵那具屍體解決一下,免得讓旁人發現,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白朝宗聞言,匆忙出了院子。

片刻後,他沉著臉回來,說道:“前輩,大哥,那人是覃放。”

北歌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白朝山。

白朝山連忙解釋道:“覃放是江北一帶有名的追蹤高手,是這次萬橋請過來助拳三人中的一個,是個蠻力境後期的高手。”

北歌聞言,這才點點頭道:“原來是個追蹤高手,難怪藏匿手段也如此了得,差點把我都騙過去了。”

他話音剛落,臉色突然微微一變,沉聲道:“把院裡的燈打開吧,不用等天亮了,正主已經來了。”

白家哥倆聞言大驚,趕緊轉身跑去開燈。

白熾燈瞬間把整個前院照亮,然後就見院門外,站著五個人。

領頭隻是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他個子不是很高,大概隻有一米六上下,黑臉,鷹鉤鼻,目光陰狠毒辣。

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武道強者的氣息。

都不用白家哥倆介紹,北歌就知道他便是白家的仇人、修水山莊的莊主,萬橋!

在萬橋左右兩側,各站著兩人,應該就是他請來助拳的人和他的徒弟了。

“萬前輩!”白朝山往前踏一步,保持著對強者該有的尊敬,沉聲道:“您真的要對我白家趕儘殺絕嗎?”

萬橋聞聲,帶著人徑直進了院子,目光不屑的落在白朝山身上,淡漠道:“白夜行呢?讓他出來看著你們受死!”

白朝山聞言,臉上瞬間變得很難看,側頭看向北歌。

北歌嘴角微微一揚,露出一抹笑意,目光落在萬橋身上。

萬橋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也望過去,二人目光便對撞到了一起。

“喲,想不到還有人敢來替白家出頭。”萬橋不屑說道:“怎麼?活膩了?”

北歌聞言,搖頭輕笑道:“萬橋,你是在說你自己嗎?”

他話聲未落,立刻響起萬橋徒弟的喝聲:“放肆!師尊名諱,豈是你這等渣渣能叫的?小子,找死嗎?”

北歌壓根懶得理他,目光看著萬橋,繼續道:“萬橋,我知道你跟白家的恩怨,所以我現在給你個機會,帶著人立刻離開,我便留你一命。”

“從今往後,你跟白家的仇怨,從此兩清。”

噗!

萬橋突然失聲,隨後放聲狂笑。

“哈哈哈!!!”

笑聲中氣十足,響徹夜空。

“小子,你他媽是誰啊?居然敢跟我萬橋如此說話,你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萬橋話聲未落,他旁邊一個身穿黃衣的男人接話道:“區區一個毛頭小子,居然敢對萬莊主如此說話,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小子,報上名來,大爺我不殺無名之輩。”

北歌目光驟然冷了下來,淡漠道:“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既然你不要,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小爺姓北名歌,白家未來的女婿,今天我就替家裡掃除你們這些餘孽吧。”

言罷,他身形驟動,竟然率先搶攻。

黃衣男人見北歌攻來,臉上獰笑一下,冷喝道:“來得好,既然是白家女婿,那就一併殺了便是。去死!”

嘭!

瞬息之間,北歌一拳直出,與黃衣男人對轟一拳。

這一拳,他用力六成勁力,配合上天地萬象訣的真氣,瞬間把黃衣男人右手轟碎。

“啊!!!”

黃衣男人嘴裡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瞬間倒飛出去。

然而,北歌此時已經動了殺心,他並冇就此停手的打算,再次閃身跟上。

接著又是一拳,轟在黃衣男人的胸口上。

哢嚓!

一陣清脆的碎裂聲,讓周圍眾人頭皮一麻,渾身打了個激靈。

而黃衣男人整個身子突然彎曲,如同一隻煮熟的河蝦,同時嘴裡噴出一大口鮮血。

落在地上後連叫慘叫的機會都冇有,當場氣絕而亡。

他胸前塌陷下去的巨坑,讓旁邊眾人觸目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