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歌冇空理會震撼的徐崢,他開啟天道瞳,拿著麻袋在寶庫中遊走起來,看到合自己心意的東西,直接取下丟進麻袋裡。

不一會兒,他就裝了半袋子東西,有上古先秦時期的玉勾,有盛唐時期的唐三彩,有大名鼎鼎的元代青花瓷,以及各種書法大家傳世留存的筆貼等等,價值在百億以上。

徐崢跟在北歌身後,北歌每拿一樣東西,他的心就被割了一刀,狂滴鮮血。

要知道北歌拿的那些東西,全都是寶庫中最值錢的,隨便一樣都價值過億。

之前他還想著反正寶庫中東西多,就算讓北歌隨便挑,也損失不了多少,現在來看,他腸子都要悔青了。

更重要的是,遇到麻袋裝不下的大物件時,北歌隻需把手放在東西上,隨後那東西便憑空消失了,讓徐崢大驚失色。

“北先生,北先生,您是修道仙人嗎?”徐崢下意識換了尊稱。

北歌聞言,笑回他:“哦,我是一個結丹境的修士。”

“老徐,你家寶貝真是太多了,一直放在這裡也是浪費,我多拿幾件哈。”

徐崢欲哭無淚,他哪有膽子說不啊?隻得肉疼哀求道:“北先生,這些都是我徐家的根基所在,您少拿些。”

北歌聞言,臉色一沉,沉聲道:“要不我把東西全部還給你?”

徐崢嚇了一跳,連忙擺手:“不不不,我剛纔說錯話了,北先生您隨便拿,拿多少都行。”

北歌輕“哼”一聲,不再理會徐崢,繼續提著麻袋轉悠起來。

此時他手上麻袋中,依舊隻有半袋東西,但玉佩空間中,卻堆了不少寶貝,價值無法估量。

逛了片刻,北歌突然被一幅古畫給吸引到了,他發現古畫上居然有仙力波動。

古畫不知是用何材質製作而成,上麵畫著一方金印,雖然過去了數萬年時間,依舊栩栩如生,如同實物一般。

北歌用天道瞳透視古畫,發現古畫中居然存在一個神秘空間,空間中充滿仙力,之前吸引到他的仙力,就是從裡麵泄露出來的。

除此之外,神秘空間中還有一方散發著金光的大印,釋放出無儘神威。

“居然是仙人煉器圖?”北歌大受震撼。

在他獲得的上古傳承中,對此畫有詳細記載,相傳仙人飛昇之後,會把自己用過的法寶以特殊手法封印在畫中,以留給後人所用。

後人晚輩誰要是獲得了煉器圖,隻需找到開啟煉器圖的方法,就能獲得裡麵的仙人法寶。

這種級彆的寶物,放在當今世界,說是仙器都不為過。

北歌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看到古畫左下角寫著一行小字:“玄武印,玄武仙尊製。”

玄武仙尊北歌知道,那可是上古四大頂級仙尊之一,坐騎便是後世人儘皆知的四大神獸之一,玄武神獸。

“北先生,您喜歡這幅畫嗎?”

徐崢見北歌一直盯著古畫不放,趕緊湊上來詢問,在他眼裡,這畫還冇那些古玩瓷器值錢。

北歌聞聲回神,問徐崢:“這畫也是你祖上從古墓中盜出來的?知道是那座古墓嗎?”

“這個……”徐崢一臉為難之色,回他:“北先生,這些寶貝都是幾百年前我祖上傳下來的,至於是出自那座古墓,這個我真不知道。”

北歌還不死心,又問:“這些寶貝你們就冇做個登記什麼的?比如什麼東西出自哪個古墓、什麼地方,大概的也行。”

徐崢依舊搖頭:“當年祖上盜墓,為了給軍隊籌措軍餉,哪有時間去在意這些事情啊。”

北歌聞言,一臉失望之色,不過想想也對,一群大頭兵而已,隻在乎值不值錢,哪有空去管開的誰人棺,盜的誰人墓。

他把古畫收進玉佩空間,對徐崢又道:“老徐,我挑得差不多了,最後再一樣東西就行。”

徐崢大喜,忙道:“哎,好,北先生您隨便挑。”

北歌往前走了幾步,用天道瞳把整個寶庫再次掃了一遍,最後目光落在一塊兩米來高的石頭上。

石頭很大,得一個成年男子才能環抱,表麵呈墨綠色,看起來似乎是一塊翡翠玉石。

不過吸引到北歌的是石頭裡麵的東西,那東西似乎是活的,還有生命跡象,但具體是什麼他一時間也看不太清楚。

北歌抬手指著石頭問:“這東西也是從古墓裡挖出來的?”

徐崢連忙點頭回答:“對,這石頭我曾聽我爺爺提起過,說是從一個先秦時期的大墓中挖出來的。”

“北先生您要是喜歡,儘管拿去好了。”

北歌點頭,把手按在石頭上,隨著意念一動,石頭就被他收入玉佩空間中。

徐崢看得眼睛冒光,小心問道:“北先生,你身上有空間法寶吧?”

他對修道一途不是很瞭解,也不怎麼感興趣,許多訊息都是道聽途說。眼下有北歌這位活生生的仙人在他麵前,他除了恭敬,還有些好奇。

北歌也冇隱瞞,點頭回他:“對。我這法寶可不簡單,隨隨便便能把這寶庫中的東西全部裝走。”

徐崢聽得心中一抖,連忙出聲附和:“那是那是。”

北歌見他這副模樣,笑道:“彆緊張,我已經拿夠東西了,咱們出去吧。”

徐崢大喜,連忙恭敬的把北歌請出寶庫。

出了祠堂,徐崢小心問北歌:“北先生,寶物您已經拿到了,那您什麼時候幫我把凶手找出來?不找到凶手,我睡不安穩啊。”

他體內有北歌的真氣,這會精神還算不錯,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這是重病過後的後遺症,隻需修養幾天便能恢複。

北歌聞言,笑道:“你放心,我北歌從來都是說話算數。”

“這樣吧,你帶我去見見尊夫人吧,我有辦法確認是不是她害的你。”

徐崢想到北歌之前說的話,連忙點頭:“好,北先生隨我來,我這就帶你去佛堂。”

尹寧的佛堂位於徐家老宅後方一處小院中,院中有一棟三層木質閣樓,周圍環境極為清淨優雅,可見徐崢對尹寧的疼愛。

此時閣樓周圍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不時有誦經的聲音從木樓中穿出來。

小院門口,站著一個侍女,她看到徐崢到來,連忙迎上來行禮,然後攔住了徐崢。

“家主,夫人有令,任何人不得進入佛堂。”

徐崢麵色一沉,寒聲道:“你說什麼?我也不能進?”

侍女點頭:“是,冇有夫人的命令,家主您也不能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