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

北歌乘坐的出租車被一輛黑色SUV逼停在路邊,司機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乾恁娘,找死是嗎?”

北歌目光穿過車窗,看著黑色SUV車上下來兩個漢子,都是武道高手,一個武神境中期,一個練氣境後期。

倆人徑直來到出租車讓,敲了敲後座的車窗。

司機見狀,搖下車窗怒聲道:“乾什麼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

領頭的漢子聞言,冷冷的瞥了司機一眼,寒聲道:“不想死就閉嘴。”

司機被他的目光嚇得一驚,下意識縮了縮脖子,閉上嘴巴。

後座上,北歌嘴角噙著一絲冷笑,他搖下車窗,看著車窗外的兩個漢子,淡漠道:“你們找我?”

漢子聞言,“嘿嘿”冷笑道:“小子,我們教……老大要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北歌淡漠道:“冇空,趕緊滾。”

漢子臉色驟變,怒聲道:“小子,你他媽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信不信我廢……”

唰!

嘭!

北歌突然出手,抓住漢子的衣領用力一拽,隨後抬起一腳踹在他胸口上。

兩個動作幾乎在一瞬間完成,等漢子反應過來時,人已經淩空飛起,飛了出去。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惹得旁邊路上的司機加速離開。

剩下那個練氣境的漢子見狀,滿臉驚駭之色,驚恐道:“小、小子,你完了,居然敢打傷教主使者,我長生教跟你冇完!”

北歌淡漠的看著他,聽到長生教後,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之前他被惡靈鬼王方仙君和惡頭陀等人請去開啟紫薇顯聖真君的神墓,後來他順利的跑了出來,但長生教那些人卻驚動了裡麵的凶屍,凶多吉少。

現在看來,長生教主居然活著回來了。

想了想,他決定去見見那位長生教主。

“你們是長生教的?行,帶路吧,我去見見你們教主。”

北歌付錢下車,這會出租車司機已經嚇壞了,拿了錢不敢有絲毫遲疑,腳下把油門踩到底,一溜煙的跑了。

跟隨兩個漢子來到一處隱蔽莊園,迎接北歌的是一個老熟人,外號惡靈鬼王的方仙君。

“方仙君,你居然也冇死?”北歌看到他,一臉驚訝,好奇問道:“你們有多少人活著出來了?”

方仙君看到北歌,目光裡全是怨毒之色,他臉色有些蒼白,左邊身子比右邊矮了一截,一副重傷初愈的樣子。

“北歌……”方仙君牙齒幾乎咬碎,聲音如同猛獸低吼:“你還有臉問?”

“我長生教的血仇,你該還了。”

北歌聞言,直接就笑了,道:“方仙君,你這話說的就冇道理了。”

“你們死傷慘重,跟我有毛的關係?”

他話聲剛落,兩道身影突然又至,正是那滿臉惡相的惡頭陀和五毒童子高大強。

惡頭陀右手已經不見了,獨留空蕩的衣袖,右邊臉上如墨一般漆黑,明顯是中了劇毒導致的後遺症,不過好在命是留下來了。

五毒同意則斷了一條腿和瞎了一隻眼睛,原本就身如稚童的他,如今就根那些街邊乞討的小乞丐差不多。

“小賊,老子終於找到你了。”惡頭陀滿臉凶殘,一副隨時要吃人的模樣。

“當初在神墓中,就是因為你,才讓我們損失慘重,現在我要讓你還回來!”

等他說完,五毒童子也如毒蛇一般盯著北歌,陰惻惻道:“小子,你居然冇死,這麼說神墓的中的寶貝被你得了去?”

“把寶貝交出來,我可以給你個痛快。”

北歌問他們,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答非所問道:“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我剛到璃城半天時間,你們就在半路準確的攔下了我。嘖,看來我低估了你們啊。”

方仙君淡漠回他:“我長生教教眾甚多,遍佈龍國大地,從你進城的那一刻開始,我們就收到訊息了。”

“北歌,教主還在等你,不想死就乖乖配合。”

北歌淡淡一笑,跨步進門,道:“走吧,我去會會你們的教主。”

然而,等他進了大門後,惡頭陀和五毒童子卻突然閃身,將大門給關了起來,同時攔住了北歌的退路,目露凶光。

北歌見狀,臉上居然隻露出微微驚訝,戲謔道:“嘖,這就按耐不住了?”

“方仙君,惡頭陀,五毒童子,就憑你們三個也想殺我?”

方仙君目光死死落在北歌身上,寒聲道:“北歌,隻要進了這道門,就冇人救得了你了。”

惡頭陀接話道:“北歌,我等奉教主之命,前來取你性命,為那些慘死在神墓中的教眾報仇!”

北歌一臉疾風之色,搖頭道:“從我看到你們三人,就知道肯定冇好事。行吧,我趕時間,你們仨一起上吧。”

他話聲剛落,背後的五毒童子突然怒喝道:“小子,老子今天非扒了你的皮,挖了你的眼睛!”

喝聲中,他率先動身,一股強烈的殺意鎖定在北歌身上,矮小的身子如一枚出膛的炮彈,朝北歌轟過來。

五毒童子本是武神境修為,如今雖然缺了一條腿,還瞎了一隻眼睛,實力大減,但全力一擊之下,威力自是不小。

北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等五毒童子來到近前後,才驟然轉身,一股磅礴如海一般的氣勢從他體內爆發出來,接著拳出如龍,朝著轟來的五毒童子一拳轟出。

冇有華麗的招式,隻有絕對碾壓的實力。

隻有武神境實力的五毒童子,在結丹境的北歌麵前,說是螳臂當車也不為過。

嘭!

“啊!!!”

轟響和慘叫聲同時響起,麵對北歌的降龍伏虎拳,五毒童子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因為雙方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五毒童子被北歌一拳轟在胸口,頓時在他胸前砸下去一個大坑,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般往後飛去,口中鮮血如雨,揮灑半空。

方仙君和惡頭陀見狀,瞬間臉色大變,惡頭陀閃身接住五毒童子,而方仙君則身形驟動,使出全力,朝著北歌頭頂一掌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