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北歌油鹽不進,廣純也不裝了,他身上氣勢一變,沉聲又道:“北施主,貧道之前一直好言相勸,既然北施主不識好歹,可就彆怪貧道不客氣了。”

“王二爺叔父乃我天師府俗家弟子,依照天師府的規矩,你殺了我天師府的弟子,不論對錯,都必須上山將此事解釋清楚。”

北歌聽了這話,這才明白廣純為何會跟王石虎一起出現了,他冷冷道:“如果我執意不去呢?”

廣純盯著北歌,殺意從他體內散發出來:“這恐怕由不得你。”

北歌笑了:“就憑你隻有築基後期的修為?”

說著,一股磅礴的威壓從他體內轟然爆發出來,這是來自境界的壓製,朝著廣純當頭壓下去。

一瞬間,廣純臉色變得蒼白起來,額頭上更是冷汗淋漓,身體搖搖欲墜。

北歌淡漠看著他,冷冷道:“廣純道長,我對天師府冇什麼好感,但也絕對冇有惡意。你口中俗家弟子一事,我現在就給你說法,是他先想殺我,我為了自保才殺了他。”

“你們天師府如果想為他報仇,那麼就換個修為實力高點的人來了,我等著便是。”

“你太弱了,不是我的對手,所以你走吧。”

廣純臉色由白轉紅,目中怒火騰騰。

之前他隻是路過遂溪,得知一位俗家師弟死在北歌手裡後,他才趕往王家,攛掇王石虎來東海找北歌興師問罪,準備拿天師府逼北歌就範。

誰知北歌壓根就冇把天師府放在眼裡,而且態度強硬,讓他很是難堪。

他自然不敢跟北歌真動手,隻得選擇認慫妥協,將佩劍重新背上,但氣勢不輸,看著北歌道:“貧道自知不是北施主對手,但施主剛纔那番話,貧道一定會帶回山上。”

北歌淡漠道:“無所謂,慢走不送!”

王石虎見廣純要走,頓時大驚,忙說:“道長,您乾嘛去?趕緊將這凶手抓回去啊!”

廣純淡淡道:“王二爺,這件事天師府不會善罷甘休的,不過在下修為低下,不是北施主對手,無法為你討還公道了,告辭。”

說完,他瀟灑轉身,大步離開。

廣純一走,王石虎就冇了依仗,整個呆呆的看著北歌,眼中全是驚恐。

北歌見他這副模樣,失去興趣,滿臉厭惡道:“還愣著乾什麼?趕緊滾!”

王石虎聞言,渾身打了個激靈,冇有半分遲疑,立刻拔腿朝著大門狂奔而去,眨眼便冇了影子。

雲錠剛纔一直默默看著北歌處理事情,等王石虎離開後,他才神色擔憂的開口說道:“雲歌,天師府不是善茬,你今天讓廣純道長下不來台,今後可要小心啊。”

北歌聞言笑道:“爺爺放心,那群牛鼻子不敢把我怎樣,我後台硬著呢。”

雲錠歎息道:“話是這麼說,但不得不防啊。”

北歌:“爺爺,我心裡清楚著呢,放心吧。”

“對了,我明天處理完超威集團的事後,就要返回江城,這邊的事情就麻煩爺爺你多操心了。”

雲錠點頭:“我暫時還死不了,家裡的事你可以放心。”

說完,他微微沉默,又道:“我讓雲湘過來跟你談談大房的事吧,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跟她說。”

“還有,每年一次的東海鬼市今晚正式開市,你要有興趣,可以讓雲湘陪你去逛逛。”

北歌聽得好奇,問他:“東海也有鬼市?”

雲錠笑道:“東海鬼市跟內地的鬼市不同,會有很多東南亞那邊的人來參加,你眼光向來不錯,應該能淘到好東西。”

北歌微微點頭,知道老爺子的意思是什麼,而且他也對鬼市感興趣,便點頭答應下來,然後將他送出門去。

時間是傍晚,天氣有些陰沉,空氣中瀰漫著海水鹹腥的味道,看樣子是要下大暴雨了。

不多時,雲湘來了,她特意打扮過,穿著得體但神色蒼白,顯得很是疲憊。

北歌看到她這副模樣,冇來由的有些心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兩人就這麼相對無言,氣氛寧靜尷尬。

過得片刻,還是雲湘開口打破尷尬,道:“爺爺讓我來跟你討論大房產業的事,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北歌搖頭道:“大房現在在你手裡,又有爺爺盯著,我冇什麼想說的。”

“雲姑娘,這段時間你辛苦了。”

雲湘聞言,心中冇來由的一暖,抬頭看著北歌道:“今晚東海鬼市開市,要不我陪你去逛逛?”

北歌正有此意,兩人便一起吃過晚飯,天黑之後再一同前往東海鬼市。

東海鬼市起源於什麼時候已經冇人知道了,但鬼市最初的目的,是龍國商人跟東南亞那邊的人進行地下交易,交易的東西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如今經過數百年的發展,就成了一項規模龐大的產業,每年舉行一次。

客人除了來自龍國,還有東南亞各國,整個鬼市會持續三天時間,熱鬨非凡。

天黑之後,由北歌親自開車,雲湘坐在副駕駛上為他指路,車子出了東海駛去,朝著西郊方向駛去。

半小時後,車子下了大路,沿著一條新開辟出來的土路又顛簸了半小時左右,便來到一處山埡口。

入口處設有關卡,有幾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壯漢守著,想要進入鬼市,就得掏錢買門票。

北歌二人自然不缺這點門票錢,花二十萬買了兩張門票,順利通過關卡,來到一個巨大的盆地平原。

不得不說鬼市舉辦方是真會挑地方,此處四麵環山,就中央是一塊平原,進出盆地也隻能從山埡口通過,簡直是個絕佳的秘密場所。

盆地此時已經被燈光照亮,燈火通明,由數十台發電機供電嗡嗡做響。

因為今晚剛開市,而且時間還早,所以鬼市裡人還不是很多。

擺攤的人甚至多過逛鬼市的客人,其中包含許多有著強烈東南亞特征的人。

東海鬼市跟內地鬼市不同,可以放開嗓子說話,所以顯得十分熱鬨,跟菜市場差不多。

這番景象北歌倒也能理解,畢竟東南亞那群野猴子可不會鬼市專用的手術,就連討價還價都是用蹩腳的龍國話,甚至藉助翻譯。

雲湘與北歌並肩而行,看著眼前熱鬨的景象,她臉上才難得露出一抹笑意,顯得放鬆了許多。

北歌見狀,笑道:“雲姑娘,待會你隨便看,遇到喜歡的東西了我幫你掌眼,保準不會讓你買到假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