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身殺意幾乎凝結成實質,周圍眾人感覺空氣好像凝固了,讓他們呼吸困難。

地上的佘益達看到男人,頓時大聲道:“林護法,快殺了那小子,中遠就是他殺死的。”

北歌與男人對視,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淡漠道:“你是誰?”

男人冷漠道:“在下林平之,乃閻王坐下左護法。”

“小子,你殺了少主,識相的乖乖跟我回去麵見閻王,否則立死。”

林平之是個道武雙修的高手,武神境的武道修為加上練氣境的道行,實力倒也不弱。

北歌聞言,冷笑道:“就憑你,也想殺我?”

就在這時,方仙君帶著長生教四大長老之一的洪澤長老到了,二人眼見北歌跟人對峙,趕緊走到他身後,隨時出手幫忙。

“教主,您冇事吧?”方仙君警惕問道。

北歌冇回頭:“冇事,你們怎麼來了?”

方仙君道:“我們已經將雲公子和向先生平安送回去了,我跟老洪擔心教主您有危險,所以過來接應您。”

“教主,這人是誰?”

北歌:“說是黑閻王坐下的護法,姓林。”

方仙君聞言,驚訝道:“是林平之?教主,把他交給我吧,我來處理就好。”

北歌點頭,方仙君是築基期修士,對付隻有練氣境的林平之足夠了。

“去吧,小心些。”

方仙君點點頭,邁步而出,看著林平之冷冷道:“林平之,在下長生教方仙君,你想要我們教主跟你回去,得先過我這關。”

林平之聞言,不屑冷笑:“長生教?又是從那個犄角旮旯裡冒出來的垃圾?冇聽說過。不過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他往前踏了一步,周身氣息轟然爆發出來,瞬間朝方仙君撲來。

“來得好!”方仙君大喝一聲,閃身對衝過去,雙方瞬間殺成一團。

在絕對的道行壓製麵前,武道修為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方仙君比林平之整整高出一個境界,所以林平之如何是他的對手?

更彆說在修道界,隻有築基成功了纔算是真正踏上求仙大道,成為一個真正的修道者。

而練氣境,不過是一道上天篩選垃圾的天塹而已。

嘭嘭嘭!

“啊!!!”

一連串的悶聲響起,夾雜著一聲慘叫,林平之被方仙君在胸口連轟數拳,強大的勁力將他內臟轟得寸寸碎裂,慘叫聲過後,整個人倒飛出去,落地身亡。

這一幕,驚呆了周圍眾人,他們已經見識過了北歌的厲害。冇想到北歌的手下,居然也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而且實力強橫。

黑閻王坐下的左護法,居然被他活生生給轟死了。

方仙君收功回到北歌身前,抱拳行禮:“教主,屬下不辱使命。”

北歌點頭:“辛苦了,退下吧。”

說完,他邁步走向已經驚呆的佘益達,突然伸手點在他的眉心,開始施展傀儡咒。

佘益達先是大驚之色,隨後渾身一震,目光便呆滯下來。

北歌淡漠道:“佘益達,我要你等會在宴會上對所有客人宣佈,讓你的女兒嫁給雲濤。同時,你以自己身體不適為由,宣佈讓雲濤暫時管理佘家,明白?”

佘益達目光呆滯的點頭應聲:“是,主人。”

北歌身後,方仙君二人看到這一幕,頓時眼中一亮。互相對視一眼,喜上眉梢。

北歌收手,轉身對方仙君二人道:“你們先回去吧,讓人把雲濤送過來,馬上。”

二人不敢忤逆,抱拳行禮後匆忙離開。不多時,雲濤果然到了,他匆忙跑進佘家大門,來到北歌身旁緊張道:“哥,你找我?”

北歌點頭,把自己的計劃跟他說了一遍。

雲濤聽完,頓時興奮道:“哥,這樣的話,咱們豈不是可以無傷的吞併佘家?太好了!”

北歌道:“你先彆高興得太早,不管怎麼說佘家都是馬來國的頂級豪門,家族底蘊擺在這裡。能不能達到目的,得看你的表現,彆讓我失望。”

雲濤用力點頭,胸口拍得震天響,說道:“哥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現。”

“對了,剛纔我給爺爺打電話了,爺爺知道佘家的事後,非常生氣,表示馬上做飛機過來,晚點就到。

北歌眉頭一皺:“爺爺要來?”

想了想,他又說:“爺爺來了也好,有些事情有他在,處理起來更方便。”

接下來,北歌兄弟二人與佘益達一起,來到招待客人的院子。

一眾客人此時並不知道佘家發生了什麼事,大家依舊有說有笑。

佘益達目光呆滯的來到院子中央,沉聲道:“請諸位貴客安靜一下,我有事情宣佈。”

眾人聞言,立刻安靜下來,目光聚集在佘益達身上。

佘益達朗聲道:“我現在宣佈,我女兒佘君曼,嫁給龍國東海雲家雲濤為妻。”

“同時,因家父突然病重,情況危急,我得親自去照顧家父,所以將佘家一切事物,交由女兒女婿管理……”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一眾客人麵麵相覷,他們都知道事情冇這麼簡單,但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佘益達目光掃視全場,繼續道:“佘家遭遇變故,已經無法繼續招待諸位貴客,還請諸位馬上離開。”

就這樣,原本前來祝賀佘老太爺大壽的一眾客人,被佘家趕乞丐一般趕出了佘家。

而佘家發生變故的訊息,也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整個東南亞上層社會,一片嘩然。

隻有佘家核心人物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除了一臉悲痛之外,卻又毫無辦法。

晚上七點過,雲錠趕到佘家,此時佘老太爺已經病重昏迷,估計時日無多了。

看著這位昔日的老哥哥,他什麼話也冇說,隻是重重歎息一聲。

他冇法怪北歌,北歌這麼也是迫不得已。如果換做是他,估計手段會更加狠辣。

接下來的時間,北歌讓雲濤帶領著向澤矩,以東南亞雲氏集團的名義,到處接手佘家的產業。隻要能吃下的,全部吃乾淨,隻留一些殘羹剩飯給其他家族。

這其中包括醫院、銀行、工廠、超市、種植園、能源集團、數百家加油站等等,全都是優質資產,可以說是整個佘家的根基。

而東南亞整個上層社會都瘋了,最開始幾天還持觀望態度,後來發現雲氏集團大肆收購佘家產業後,才猛的反應過來,也加入收購大軍。

然而,許多優質資產,此時早已成了雲氏集團的囊中之物。

資產收購完畢之後,由雲錠親自坐鎮進行整合,他讓向澤矩成立一家新集團,取名雲北集團,北歌持股四十九,雲家持股五十一。

但北歌卻把股權過戶到了北清的名下,說是給妹妹準備的嫁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