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們,看見了嗎?看見了嗎?這是我見過最浪漫的愛情。

“作為好閨蜜,我要讓小禾苗的幸福展現給你們看,因為不能讓我自己嗑狗糧,也要讓你們一起來見證曆史。”

阮甜心把這浪漫的求婚一幕,通過直播,播出去了。

這五年來,虞禾的訊息一直被封鎖著,因此被某人惡意利用,把自己打造成自己是秦七爺身邊的紅人,這讓阮甜心覺得很噁心,卻又不能拿她怎樣。

所以現在,她要讓所有人看看,秦七爺喜歡的到底是誰!

小禾苗永遠是那個小禾苗!

就算消失了五年,歸來仍然是那個英姿颯爽的虞禾,屬於她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此時直播間裡的人數已經破億,還有很多人進來。

留言上飛快的閃過:

【啊啊啊,好浪漫~】

【嗚嗚嗚,我嗑的CP終於結婚了。】

【我還以為秦虞這對CP要永存在五年前的記憶裡,冇想到還能再次磕到,此生無憾了。】

【某人還說秦七爺單身,原來單身是為了等無名神醫,嗷嗷嗷太深情了。】

【某個小侄女還在宣傳秦七爺最疼她,現在打臉了吧。】

【太感動了,雖然不明白這五年來秦七爺不許允許任何人提無名神醫,但看到這一慕,我哭了。】

【看的我也想談戀愛,結婚了。】

【新年快樂,女神生日快樂,新婚快樂!】

【大過年的,我媽問我為什麼不吃糖,我說我在啃狗糧。】

【祝福祝福!】

【秦信蘇還真是虞禾的手下敗將,當年占著葉家千金的位置搞不過虞禾,現在就算恢複秦家小姐的身份,也搶不過。】

【秦信蘇?葉子蘇?這人怎麼還冇死啊,總是跑出來膈應人。】

【某人真的應該看看,什麼叫秦七爺的寵愛。】

……

這一個直播,直接讓#秦七爺求婚虞禾#的熱搜,衝破春晚各種相關熱搜,穩坐第一。

被封鎖了五年的名字再次冒出來,網友們不但冇有忘記,還激起不少虞禾粉絲的熱淚,一夜之間,關於秦七爺和虞禾的訊息各種從網上冒出來。

#秦七爺求婚虞禾#

#無名神醫迴歸#

#秦七爺和虞禾重修舊好#

#虞禾#

#無名神醫、烏鴉、虞禾,關鍵詞解除了#

#虞禾接受秦七爺求婚#

熱搜前十,關於虞禾的就占了六個,把春晚買的熱搜踩下去了,也把葉子蘇買的熱搜,用來預熱她明天個人鋼琴會給踩下去了。

此時的秦家老宅。

葉子蘇看到直播裡的秦北廷在煙花下當眾向虞禾求婚,以及滿屏的祝福,和夾著對她的嘲諷,氣得胸脯一陣陣起伏的同時,又充滿了妒忌。

這五年來,不管她如何努力靠近秦北廷,他都不會給她更多的一個眼神。

如果不是因為血緣關係,和秦六爺的麵子上,她估計秦北廷甚至不會看自己一眼。

再看微博上,她買的預熱熱搜竟然還被踩下去了,這下氣得險些冇有把手機摔出去。

她被秦北廷下令關禁閉了一段時間,好不容易等到了春節,秦北廷不管她了,她想趁著年初一,舉辦一個個人鋼琴聚會,邀請些富太太和千金們,想重新重新整理上次在媒體麵前丟的臉,重新找回她纔是秦七爺掌心寵的人設。

因為她原計劃裡會讓父親帶秦北廷去她的個人鋼琴會,讓大家看看,秦七爺依然會關心她的。

結果這個預熱熱搜還冇有“自然”地爬上前十,就被關於虞禾的訊息給刷下去了!

她萬萬冇想到,秦北廷竟然隆重地向虞禾求婚了!

他不是失憶了嗎?

怎麼會這麼快又跟虞禾膩在一起?!

這完全打亂了她的節奏!

明天她的個人鋼琴會,就成了滑稽會。

“三小姐,不好了,從鄉下找回來的那個痰陽婦女死了!她老公剛給我打電話,非要我們賠她老婆的命,咳咳……”

這時,小彩匆匆闖進來說道,還冇說完,猛然咳嗽起來。

咳的唾沫星子飛到葉子蘇的臉上,她原本夠生氣了,這會了瞬間找到了出氣筒,一腳踹開小彩,非常嫌棄地用濕紙巾擦了擦臉,罵道:“你不會向外麵咳啊!”

“咳咳咳,對不起,咳咳,我冇有控製住……咳咳咳咳……”小彩跌坐在地上,她瞭解葉子蘇的脾氣,顧不上生氣,低頭一陣猛得咳嗽。

葉子蘇見她咳得一張臉漲紅,彷彿要斷氣似的,嫌棄地往後挪了挪,道:“你這感冒怎麼還冇有好,反而還越來越嚴重了?冇好就不要過來上班,是想傳染給我啊!”

小彩猛咳一番後,才緩過氣來,連忙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口罩戴上,爬起身:“小姐,對不起。我已經吃藥了,冇有什麼大礙的。”

她在一個月前,無意間受涼,感冒了,一開始還隻是流點鼻涕,吃了幾天了的藥,就不流鼻涕了,但喉嚨開始發癢,有點咳嗽。

開始她還能忍著不咳嗽,以為很快就會好了,但一週後,咳嗽不但冇有好,還越來越嚴重了。

她去找了個小門診看了下,說是扁桃體發炎了,開了一週的藥。

吃了藥,有所好轉,一週的劑量的藥吃完,她也冇咳嗽了,她就冇有請假了。

但冇想到,過了冇幾天,又開始咳嗽了,她又去小診所拿了藥,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吃了藥,卻一點也不緩解,還越咳越嚴重。

她原本想請假去大醫院看看的,但這不是春節到了嘛,春節上班有三倍的工資,加上跟著葉子蘇去給長輩拜年,她也會收到豐厚的紅包,拜完年下來,光領的紅包,都可以抵她三個月的工資,所以她纔不捨得請假。

葉子蘇知道小彩不想請假的小心思,是想拿紅包。

要是小彩不感冒,她也不說什麼,但小彩現在咳嗽這麼嚴重,而且她是接觸過那個痰陽病人後,開始感冒咳嗽的,葉子蘇不免有些懷疑,小彩會不會被感染,尤其是她最近咳嗽越來越猛了。

這麼想著,葉子蘇捂著口鼻離她更遠一些,嫌棄道:“平時給你的獎賞還不夠嗎?你要是傳染給我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小彩把她的嫌棄看在眼裡,氣在心裡,要不是當初葉子蘇非得大晚上的說要吃冰糖葫蘆,讓她去買,她也不會凍感冒,導致咳嗽。

買回來的冰糖葫蘆,葉子蘇還隻是吃了一口,說不好吃,丟掉了。

但對方是主子,她是下人,她有怨氣也不敢說,隻能趕緊把事情說完然後下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