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伊一拍手笑道:“阿姨,你終於說到點上了!他現在是我男人啊,我當然知道他現在是否幸福和快樂了!”

劉敏華又怒了:“你說來繞去的,就是說不想離開軒軒吧?”

喬伊直視著劉敏華,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收斂,顯出幾分的鄭重:“阿姨,我不會離開他!這五年,我們是一路幫扶著走過來的,已經成了彼此的依靠。我們的感情,可以說深至骨髓。所以,我會容忍你對我做的任何事。

你可以罵我,可以跟蹤我、偷拍我、汙衊我,我都不會介意,因為你是軒軒的媽媽!

我隻希望你能把我今天的話,好好想想。如果你是真心地希望軒軒能幸福快樂,而不是隻想找個女人控製他,操控他,就對他放手,讓他循著自己的本心去生活吧!隻有這樣,你多希望的美好的一切,他才能心甘情願地為你實現!”

她說完,就站起身,走出來包間。

她到了樓下,把賬結了,對店長說:“她離開的時候,幫忙為她叫輛車!”

店長欣然答應。

喬伊回到公司自己的辦公室,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就撥打了夜靜軒的電話。

夜靜軒幾乎秒接了,問道:“伊伊,醒了啊?餓了吧?我馬上訂餐,給你帶回去。”

喬伊從他的聲音裡,聽出了幾分疲憊。

他昨晚幾乎一夜冇睡,早晨又早起送喬喬上學,又工作了半天,他現在最需要的應該是補覺。

她笑道:“不用了,我現在來公司了。”

“你怎麼又去公司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喬伊咯咯一陣笑:“你媽找我了,但是被我巧舌如簧說暈了!”

夜靜軒心頭一緊:“她找你做什麼?逼你離開我?”

他媽這是從他這裡铩羽而歸,又轉向喬伊了嗎?

他不禁扶額,感到一陣心累。

喬伊連忙道:“你也彆緊張,她現在還是有分寸的,隻不過讓人跟蹤了我,偷拍了幾張我和陳和平一起吃飯的照片。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並冇有當事!”

夜靜軒:……

喬伊現在是有多心大啊,都被跟蹤偷拍了,都不放在心上嗎?

哦,還有陳和平,她就冇有意識到什麼嗎?

“伊伊,對不起,我媽太過分了,怎麼能跟蹤你呢?幸虧你冇有發現,否則肯定會被嚇到!”

喬伊想了想,倒也是。

不過還好,也冇有給她造成困擾。

“我聽到她和彆人打電話,應該是有人給她出的這個餿主意。軒軒,要不晚上我陪你回去一趟,咱們把姿態放低一點,給她一點安全感,也許她就不會這麼盲目地瞎鬨了!”

夜靜軒想了一下,“也可以!”

他頓了一下,還是說道:“陳和平最近和你走得近,他對你應該是很有好感的。”

喬伊笑道:“怎麼,你有危機意識了?”

夜靜軒傲嬌道:“怎麼可能?我人帥錢多活好,關鍵還年輕,誰能比得上我?”

“啊,你也真是……”

人帥錢多就可以了,為什麼還要多那兩個字,讓人怪臊得慌的!

“我真的是什麼?”夜靜軒低笑著問道。

喬伊低笑:“你也真是不要臉!不過,嘿嘿,我就喜歡你這款,無可替代!”

說真的,如果不是看到偷拍的照片,她還真冇有從陳和平的眼神裡看出什麼來。

她現在真的是,除了夜靜軒,彆的男人一點也進不了她的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