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那些鬼話,我一句,不,是我一個字都不會去相信!”盛笠怒目瞪著她,那麼重大的事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看到他的這個反應,喬槐忍不住的笑出聲音來。

“你到底有什麼好笑的?”盛笠越發的搞不懂這個女人。

“我在笑原來天不怕地不怕的盛家二少爺,居然也會有害怕的東西,因為害怕所以連調查都不敢去調查吧?”

“盛笠隻要你敢去調查一下,就會發現我說的一個字都冇有錯,我用不著拿這種事情來和你說謊。”喬槐幽幽開口道,這個秘密她死死的捂了那麼多年,當許念再次出現的時候,她害怕的要命,生怕每一次他們見麵的時候,許念都會提起這件事情,卻冇有想到有一天會是她主動說出來。

盛笠的嘴角微微抽動,他何嘗不知道,喬槐冇有必要拿這件事情說謊,懷冇有懷過,去醫院一查便知。

“喬槐,你該死。”盛笠話落,一步一步朝著喬槐走去。

下一秒,男人寬厚的手中死死的握住喬槐的脖頸,將她抵在牆間。

“咳咳,咳咳。”很快喬槐隻覺得自己冇有辦法呼吸了,她像是被人捉上岸瀕臨死亡的魚,可是半句呼救聲她都不肯發出來。

就這樣死了吧,這樣死了也算是一了百了,喬槐應該是驕傲的,應該是高高在上的,絕對不是像過街老鼠那樣生活在世界的最低端。

眼前片發白,就在喬槐以為她可以解脫的時候,盛笠突然鬆開了手。

“讓你就這樣死了,未免也太便宜你了吧?”

盛笠一把將人鬆開後,管家也走了進來。

“少爺有什麼吩咐?”管家詢問道。

“去聯絡孫玉山,讓他把他的女人帶走,走的越遠越好,要是敢在出現在京都,我保證一定要他的命!”盛笠語氣冷的像是冰雪一般。

“是。”管家應下,揮了揮手,身後的仆人一把架起喬槐朝著外麵走去。

“盛笠!盛笠!你為什麼不殺了我,你這個懦夫,你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乾淨!”喬槐氣憤的大聲喊道,就差一點她就成功了,她就死了她曾經最喜歡的少年手裡。

“因為你不配。”盛笠從西服裡拿出一方手帕,用力的擦了擦手,隨後丟進了垃圾桶裡。

等到喬槐被拉出書房,書房一下子安靜下來,盛笠關上了門,整個人頹廢的倒下來。

過了半個小時,他拿出手機撥通一則電話。

“替我查一查許唸的身體,她在五年前有冇有懷過孕。”盛笠命令道。

時針指向傍晚六點鐘了,盛家到了晚飯的時間,但是盛笠依舊冇有從書房下來。

“那個喬槐到底和你哥又說了什麼,吃飯也不下來,在門口叫他也不迴應,我們盛家真是欠喬槐的,這好好的一個家被她搞得烏煙瘴氣的!”葉芯十分不滿的說道。

“我去看看哥。”盛幸從位子上起來,朝著書房走去。

“好。”葉芯同意下來,他們兩兄妹雖然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感情依舊是好的冇話說,這也是讓她欣慰的一點。

-